晌午的時候,天空掛着大大的太陽。熱的人幾乎都透不過氣來。

白少羽和她的母親,氣喘呼呼的開着車來到了葉家。

剛一下車,白少羽就用手拉着母親。「媽,你別太衝動了。咱們還是有話好好說吧。」

「什麼衝動啊?女兒,人家都已經騎在你身上拉屎了。這口氣我絕對咽不下。」白母咋呼呼的說着。

白少羽顯然不想把事情鬧得太大。而且她還幻想着嫁入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