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李允善那槍並沒有打到心臟,而只是從他肩膀下方穿了過去。

但即便如此,還是把喬音嚇得半死,喬音緊緊的扶住傅江離道,「你真的受傷了,那你還笑得出來。」

傅江離搖了搖頭,抱住喬音對她道,「看到你能這麼緊張我,我當然開心了,受傷也不是什麼大事情,去趟醫院就好了,我以前還說過比這更嚴重的傷,我沒事的,你不用擔心我。」

看到傅江離如此輕描淡寫的,喬音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抱住了傅江離道,「哪裡是小傷,你是要嚇死我嗎?就算你受了小傷,我也很擔心,更何況你受的可是槍傷。」

兩人說着話,喬音發現傅江離唇上的血色正在一點點的流失,或許是因為傷口真的太疼了,傅江離將眉頭緊緊的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