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帝豪酒店,賓客滿座,熱鬧非凡。

喬音和顧南的訂婚宴正是在這幢酒店的其中一個廳舉辦,精心打扮的喬音五官精緻,臉上掛着讓人心動的笑容,踩着足足有八厘米高的高跟鞋,咬緊牙關,站在門口忙着送客。

「謝謝,慢走。」

這句話不知道被喬音重複了多少遍,此刻她覺得自己的臉都笑的有些僵了。

喬音看到人都走的差不多,這才轉到角落裡坐下,不輕不重的給自己捶腿,一邊捶一邊在心中嗔怪:顧南跑去哪裡了,怎麼說去上個廁所,人都不見了。

正想着,喬音的手機響了一下,喬音急忙掏出手機,是顧南的短信。

「1806房間,等你。」

喬音臉色一紅,羞赧的起身。

其實喬音和顧南談了這麼久的戀愛,顧南不是沒有提過這種要求,只是她一直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而現在訂婚儀式完成了,她也做好了心理準備,所以在收到短信後,她便心虛的躲開眾人的目光,期待又害羞的來到了約定的房門前。

房門虛掩,喬音的臉上不自覺又飛上了一片紅霞。白皙的手指輕輕推開房門,緊張的抿起雙唇,輕手輕腳的關上了房門。

「顧南……」

一聲嬌喘撞進了喬音的耳朵,驚得喬音渾身一個激靈,猛地站直了脊背。

喬朵的聲音?怎麼可能!

喬音覺得自己一定是聽錯了,可是喬朵不堪入目的話一句接一句的飛進喬音的耳朵里,不容她質疑和否定。

喬音直覺腳下無力,心臟一陣鈍痛,她拖着虛浮的腳步,小心翼翼的推開了臥室的門。

床上赤裸着身子交纏在一起的兩個人,居然真的是自己的妹妹喬朵和自己剛訂過婚的未婚夫顧南。

「你們……」喬音聲音顫抖、臉色慘白,她沒想到她滿心的歡喜居然換來了這樣不堪和骯髒的一幕。

「喬音!」顧南的動作隨着喬音的出現戛然而止,身下的喬朵還有些欲求不滿的嬌喘。

看到顧南準備起身,喬朵用力的勾住顧南的脖子,在顧南的耳邊嬌聲道:「怕什麼,她早晚都要知道的,你不敢面對她,我來就好了。」

顧南微微皺眉,但是欲望戰勝了理智,他居然不僅沒有起身拉住痛徹心扉轉身離開的喬音,反而在喬音的身後繼續着這場「抓姦在床」的鬧劇。

受到極大刺激的喬音衝出房間,趴在一邊乾嘔起來,等到胃裡的不適稍微得到緩解,喬音才重新站直了身體。

然而,還沒等喬音來得及離開18樓,喬朵就拿着兩杯酒從容而淡定的從房間裡走出來。

「喬音!站住!」喬朵尖利不悅的聲音讓人覺得好像偷情的的人是喬音,而她才是那個捉姦在床的正室。

熟悉到讓喬音覺得噁心的聲音讓她身形一滯,她真的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喬朵怎麼還能這麼理直氣壯的和自己對峙。

「哼。」一聲冷笑從自己的耳邊飄來,喬朵的眼角眉梢還帶着一絲迷離,喬音有些厭惡的轉過身子,憤怒的瞪着她。

「喲,姐姐,你這就生氣了?」喬朵不知廉恥的大笑了幾聲,「看來你在顧南的心中也不過如此。」

「我和顧南都好了好久了,可是你卻什麼都不知道,還傻傻的訂了婚,你以為他為什麼不告訴你,還不是因為根本不在乎你!」

「你胡說!」喬音的心被劇烈的撕扯着,她和顧南曾經有太多甜蜜的過往,她不能接受喬朵的說法。

但這句話說出口,卻蒼白無力的她自己都不相信。

「胡說?」喬朵的冷笑一聲,咄咄逼人的質問道,「那你告訴我,他為什麼要背着你出軌,他為什麼不告訴你,他為什麼現在連出來見你都不願意!」

「你夠了!」喬音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喬朵說的話她又怎麼會不知道呢?但是要她當着喬朵的面承認,這也太殘忍了。

「不想聽?」喬朵的話里滿滿的嘲諷,之後她伸出手,將右手上的酒杯遞給了喬音,「好,既然你現在什麼都知道了,我也不想再說什麼了。喝了這杯絕交酒,我們姐妹的情分就算是盡了,井水不犯河水。」

井水不犯河水?喬音冷聲嗤笑,這不就是明着逼自己把顧南讓給她嗎!原來這就是你叫我來的目的。

「好!」喬音心一橫,接過了喬朵的酒,一仰而盡,「顧南給你。」

喬音手一松,將空了的酒杯隨手扔在了地上,酒杯落在華美的地毯上,只發出了一聲悶響。

看着喬音成功的中了自己的圈套,喬朵目光中的笑意全部散去,露出一雙厭惡和惡毒的眸子。

「喬音,我真不知道該說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喬朵鄙夷的搖搖頭,「你以為你把顧南讓給我,我就真的不計較了?哈哈,你真是太傻了!你以為你很清高?做夢去吧,我今天就要顧南看清楚你是什麼貨色!」

「什麼意思?」喬音反問,心底傳來一股莫名的燥熱,讓她意識到了危險,「你做了什麼!」

哼,喬朵又是一聲冷哼,看着喬音因藥性發作而變得潮紅的臉色,扯起嘴角,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一把拽起喬音,扔進了旁邊一間虛掩房門的總統套房。

「喬朵!」喬音發瘋的拍着房門,然而卻怎麼也推不開,她有些無助的癱軟下來,她回頭望了一眼房間,只求不要有人出現,她就可以躲在這裡,等藥效過去再說。

然而喬音的身體變得越來越灼熱,意識卻變得越來越潰散。

迷迷糊糊間,喬音聽到了門把手響動的聲音,接着就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頭頂。

喬音看不清男人的樣子,無助的撲騰着雙手,接着好像落入了一個懷抱中,被扔到了床上……

等到喬音完全恢復意識,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

耀眼的陽光透過沒有拉嚴實的窗簾透了進來,喬音動了動眼皮,只覺得全身好像被車子碾過一般,酸痛無比。

想到腦海中一閃而過的黑色影子,喬音一個激靈,猛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居然真的赤裸着身體和另一個男人躺在一起,而她的身上還赫然留着昨晚纏綿過後的痕跡。

喬朵!

喬音終於知道喬朵的意思了,她就是要把自己的自尊踩碎,讓顧南再也沒有和自己複合的可能!

喬音捏着被角的手因為用力而泛白,她來不及細看旁邊的男人一眼,趁着他還沒醒,快速的穿上衣服,狼狽的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