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晚上十點,S市的某五星級酒店。

一間標準房內,床邊坐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她一身緊身的抹胸小禮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

她手指間夾着根味很沖的男式香煙,微微顫抖的指尖顯出她的情緒很不穩。

塞在耳中的竊聽器就像一把無情的電鑽,鑽得她耳朵刺痛。

心也跟着在滴血。

耳朵里傳來一堆男女的對話聲。

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這麼旺盛……」

男人:「小妖精……」

接下來的內容,林語嫣已經聽不下去了。

她拿下耳塞,眼神空洞地盯着地板。

想起三天前的夜裡,聽到老公蕭毅然說了句夢話『陸小桃,你真是個小妖精……』。

林語嫣心中一驚,陸小桃,正是她的大學同班同學。

可大學畢業後,再也沒有聯繫。

蕭毅然怎麼會認識她?

林語嫣第二天就通過同學打聽到陸小桃現在的電話號碼。

她以裝修為名,希望陸小桃幫她設計下浴室的裝修風格。

陸小桃當天下午就來了。

在她上廁所時,林語嫣偷看她放茶几上的手機,雖然設有密碼看不了。

但看到她手機上的WiFi已自動連接,林語嫣的整顆心就往下沉。

怎麼送走陸小桃的,她已經記不清了。

接着,她就去查了蕭毅然的銀行賬單記錄。

半年時間,同一家酒店開房記錄達八十六次……

查到酒店後,她找到蕭毅然常開房的房間,在床頭櫃下偷偷安裝了竊聽器。

終於聽到了她想知道的真相。

……

出了酒店,林語嫣上了一輛出租車。

司機問:「小姐,去哪?」

去哪?

她該去哪……

腦中想起閨蜜樂悠悠被她老公出軌的那一天,樂悠悠喝的爛醉拉着她去了S市最出名的私人會館。

夜色,黑夜裡的男色,是上流社會圈子裡玩的男公關場所。

「師傅,去愚園路1號。」

「夜色會館?」司機顯然一驚。

林語嫣卻面無表情,整顆心像泡在硫酸里被迅速腐蝕……

痛,痛得無法呼吸。

胸口很沉悶,像壓了塊千斤重的巨石。

她一手按在胸口處,承受着心被撕裂開來的痛楚。

淚水麻木的滴落,早已花了妝面。

半小時後,司機回頭道:「到了。」

林語嫣回神,有些失魂的從包里隨便抓出幾張一百元丟給他:「不用找了。」

司機一臉欣喜的連聲感謝。

他望着步履飄搖的林語嫣,自語道:「可惜了,長得挺漂亮的,卻要花錢找男人……」

林語嫣走進了這家傳說中的夜色會館。

她站在櫃檯前,將銀行卡往櫃檯上一拍:「把你們店的鎮店之寶拿出來,這裡是五百萬人民幣!」

前台小姐望着她,禮貌問道:「您好,小姐,您問的是我們會館的頭牌先生嗎?」

「對,就是你們的頭牌!今晚我要包夜!」林語嫣拿出濕紙巾正在卸妝。

所謂頭牌,可是會館的唐總啊!

前台小姐眉頭微蹙:「小姐,請您在旁邊休息區等一下,我打個電話,稍後回復您。」

她拿出手機偷拍了一張林語嫣的側臉照。

將林語嫣的照片當場發給了館長唐文軒。

唐文軒立刻回了電話:「你有沒有搞錯!這麼丑的女人照片也發給我?下次再這麼沒眼力,這工作你別幹了!」

「唐總,對不起……可那位小姐說五百萬包您過夜……」前台小姐一想到那五百萬里的豐厚提成,她就心動的多了句嘴。

唐文軒此刻並不在會館,正在他的總裁辦公室,語氣突降:「聽姚經理說,你是新來的前台,我給你一次機會,這次不開除你!我告訴你,從來都是我挑女人,沒女人敢挑我!」

電話啪的掛了,前台小姐剛要向林語嫣解釋。

林語嫣已經站起身,直接走向一位從電梯口出來的年輕男子。

男人,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目測得有一米九了,一身裁剪得體的深色西裝。

寬肩窄腰,完美的倒三角形,一雙大長腿長得逆天,身材如國際頂級男模,讓人看了噴鼻血。

鬼斧神工雕刻般的五官俊美至極,深邃的眸,英挺的鼻,性感的唇,就連他的男性喉結都那麼充滿魅力。

林語嫣乾澀的咽了咽口水,看着男人,卻問前台小姐:「他就是頭牌先生吧?」

前台小姐剛來第二天,還不認識這個男人,剛要說不是,卻被男人一個眼神給阻止了。

男人與生俱來的王者氣場,嚇得前台小姐不敢吭聲。

他走到林語嫣面前,望着這張已經被濕紙巾擦乾淨的巴掌小臉,還算入他的眼。

「你好,我是頭牌冷先生。」

「你、你好,我叫林語嫣,我、我要包夜……!我有五百萬!」

見這個女人都緊張的口吃了,男人的嘴角勾起一絲若有若無的弧度,他將林語嫣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身體很快有了絲欲望,有趣……

男人一把抱住她的腰肢,一雙深不可測的黑眸正望着她,仿佛要將她的靈魂都看穿。

林語嫣的臉頰早紅透了。

「那跟我走吧。」

男人帶着林語嫣走了。

前台小姐已經看傻眼,直到那輛豪氣沖天的邁巴赫駛離夜色會館,她才回神,趕緊再次撥打唐文軒的手機。

電話一接聽,前台小姐都快哭了:「唐、唐總,有人搶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