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了兩天後,陳武忍不住將情況匯報給了陳點蒼。

「天照消失了?」陳點蒼仍然坐在茅草屋裡,對於陳武的匯報,他並不覺得多麼驚訝,儘管陳歌從小沒被他教導過,但骨子裡畢竟留着陳家的血,這點天賦還是有的。

「沒錯,我一直在聯繫他,但始終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我擔心他在恭島上可能已經和陳歌交手,甚至……」陳武捏着拳頭。

別看陳點蒼把他視為己出,幾乎島上所有人都知道他才是正統的接班人,可畢竟陳歌是陳點蒼的親孫子,他必須將陳歌除去之後才能安心。

「族長,陳天照甚至可能已經被陳歌殺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