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陽面容冷峻的向前走,一身戎裝氣勢強盛,肩上披着的軍用風衣微微擺動。

在他前方兩側,一眼望不到頭的軍隊正站在雨中,手中握着鋼槍不動如山。

這些身經百戰的兵士像出鞘利劍,看向陳東陽的目光充滿了崇拜和炙熱。

副官王虎這個軍中第二高手,正撐傘小心翼翼幫陳東陽遮擋雨水,根本不顧自己早已經淋透。

「陳帥,真的要走嗎?北疆之地剛平定,您不在這裡,我怕鎮壓不住各處強龍。」王虎不顧臉上雨水,看着面前戰神陳東陽。

陳東陽十五入伍從小兵做起,十年時間已經成為北疆之主,開疆擴土平定北疆。

陳東陽靠着戰功被大夏封為元帥,坐鎮北疆守國門,算得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大夏國三十年未有過冊封元帥,唯獨陳東陽做到了。

「不老實殺了就是,再不聽話的,就滅一家、一族。

就憑我陳東陽三個字,相信北疆沒人敢亂。」陳東陽看着兩側為自己送行的部隊冷聲說道。

這都是跟隨陳東陽多年的虎狼之師。

陳東陽一聲令下,北疆百萬軍可為他慷慨赴死。

要不是北疆內外交困,陳東陽到處平亂無暇顧及,早在兩年前就回家了。

兩年前父親陳青山突然死亡,陳東陽派人調查的結果卻讓他憤怒,竟然是整個陳家搞的鬼。

大局為重的他等到北疆安定,他也成了大夏的北地之王。

成為元帥的政令下達三天後,陳東陽迫不及待就想回去算一算這筆賬。

陳東陽想到這裡,眼神愈發的冰冷,感受到陳東陽的殺意,為他撐傘的老虎感覺遍體生寒。

來到車前,陳東陽轉身看着面前跟隨自己出生入死的鐵血之師。

「願陳帥早日歸來!」站在最前排的將官,注視着心中神一樣的陳東陽,怒吼了一句。

「願陳帥早日歸來!」緊接着千軍萬馬同時注視着那個高傲的身影,用盡全力吼了出來。

眼前看不到邊的軍隊舉槍向天,鳴槍致敬,用北疆軍獨有的方式為陳東陽送行。

磅礴大雨中,萬千兵士的怒喊和密集槍聲響徹天地。

陳東陽深呼吸,乾脆利索的上車離開。

第二天,明華機場,陳東陽身影出現在出口,步履穩健殺氣內斂,只穿着一身破舊軍裝沒有軍銜軍徽,氣勢銳利像一把出鞘利劍。

父親被害死的這筆血債忍耐了兩年,回來到明華市,陳東陽的殺意愈發強盛。

安頓好北疆,副手老虎不放心大帥安危,還是跟隨在陳東陽身邊。

「陳帥,已經確定過消息,今天陳家年會,所有的陳家人都在天海大廈。」老虎向陳東陽匯報剛確認的消息。

陳東陽嗯了一聲向前走,從小就在陳家長大,他哪會不知道這些。

這日子就是他刻意挑選的,正好都湊一起了,省的他一個個去找。

走到接機口,一道熟悉的倩影讓陳東陽止住了身形。

林詩曼,明華市出了名的美女,也是陳東陽的妻子,樣貌靚麗身材曼妙,性格溫婉善良,她的追求者如過江之鯽不可計數,卻唯獨對陳東陽死心塌地。

陳東陽快步來到林詩曼面前,一把將她抱住。

「你這個混蛋!放開我!成親當晚說走就走,十年裡一點音訊都沒有。

你知道我是怎麼撐過來的?你想過我的感受沒有?你這個混蛋!

大混蛋!!」林詩曼努力抿着唇在哭泣掙扎着,雙手發泄般的用力拍打陳東陽後背。

林詩曼用力咬着紅唇,美目倔強的瞪着陳東陽,可看到夢裡出現過無數次的影子,視線還是開始變得模糊。

林詩曼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這十年來,她為陳東陽受了太多的委屈,原本努力堅強的她在見到陳東陽的瞬間,一直壓抑多年的情緒終於爆發了。

這十年來,林詩曼為陳東陽承受了太多太多,在恨惱的拍打陳東陽的時候,漸漸的林詩曼沒了力氣,緊緊抱住了這個令她失望又擔心的男人。

緊緊抱着陳東陽,林詩曼哭的撕心裂肺。

陳東陽溫柔得幫她拭去淚痕:「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在軍中神一樣的人物,鋼鐵一般的漢子,此時卻只剩下滿腔的柔情。

「你還沒吃飯吧?累不累?走,跟我回家。」林詩曼恢復了些情緒,還是一如既往的心疼這個男人。

「詩曼,你先回家。有的事,必須立刻就處理。你放心,我很快就忙完回家陪你,這次不會讓你再久等。」想了想,陳東陽跟林詩曼說道。

林詩曼疑惑的看着他,最終溫柔可人的她還是乖巧的被陳東陽勸回家去等他了。

林詩曼一步三回頭戀戀不捨的離開,表情緊張模樣,像害怕陳東陽再次消失。

等到林詩曼回去,陳東陽來到了一輛看似普通的suv旁邊,老虎快走兩步,恭敬的為陳東陽打開車門……

天海大廈高三十多層,占地極廣,是陳家的產業,今天的陳家年會也在這裡,大廈今天不對外開放。

車子停在路邊,陳東陽下車看着面前這棟奢華的大廈,那雙眼睛微微眯着,愈發的冰冷。

曾經陳家只是富裕之家,是他的父親陳青山嘔心瀝血把陳家發展起來,最終成為明華市豪門之一。

陳青山的家族股份比家族任何人都多,這些目光短淺嫉賢妒能的親戚,在陳家成為豪門之後,把陳青山害死,瓜分了屬於他的股份家產。

陳東陽年輕時好勇鬥狠惹是生非,被他父親打了無數次,可要論從心裡疼他護他的,就是他父親陳青山。

現在陳東陽晉升大夏元帥位極人臣,手握百萬軍,氣吞萬里如虎。

二十五歲封侯拜相,陳東陽多希望父親能活着,看看他兒子這番成就。

就因為這群目光短淺,只會為了蠅頭小利窩裡鬥的狗東西,陳東陽再也見不到父親了……

拳頭不由的握緊,又緩慢的鬆開,陳東陽身形穩如山嶽邁步向前。

上了台階來到酒店門口被兩個身強力壯的保安給攔下來了。

「今天陳氏集團年會,酒店不對外開放,有邀請函嗎?」保安面向兇惡,身為陳家的爪牙平時可沒幹好事。

見到陳東陽搖頭,又看了看他那身寒酸的老軍服,不耐煩的吼了一句:「給老子滾一邊去。」

陳東陽狼狽離開十年,底下人換了那麼多,哪有人認識他。

「這個窮酸來這裡想蹭吃蹭喝的吧?」

「就這個窮比,想來蹭飯好歹也有身像樣的衣服,穿成這樣就來,真是有意思。」

「就是,看到乞丐就噁心。」

奢華大氣的酒店大門不時有人進進出出,停下來的寶馬奔馳法拉利這些車下來的幾個人,正準備進入酒店。

看到陳東陽寒酸的打扮,不由的鄙夷撇嘴,充滿不屑。

「草泥馬的,讓你滾一邊去你沒聽到!?」保安見陳東陽還站在原地,不由的憤怒起來,就像一個底層乞丐在挑釁他。

保安一腳向陳東陽踹了過去,動作迅捷有力,一看就是訓練過的。

富家子弟正看熱鬧,突然之間僵直的站在原地,眼睛瞪得滾圓像是見到了鬼。

在陳東陽的身後側,老虎出手後發先至,手掌按住那個保安的臉,手臂用力,把這惡保安的頭撞在了酒店門外的立柱上。

砰的一聲悶響,立柱上的坑洞周圍遍布裂痕,如同蜘蛛網向四周延伸。

「陳帥也是這種螻蟻能侮辱的!」老虎收回手,掏出手帕擦拭着手上沾上的些許鮮血。

好心狠手辣的人,竟然敢打死陳家的保安!

還是在陳家年會的今天,還是在陳家天海大廈的門口。

剛才看熱鬧嘲諷陳東陽的人都驚呆了,他們做夢都想不到會出現這樣不敢置信的事情。

「去跟裡邊的人說,陳東陽回來了!」看着另一個嚇得瑟瑟發抖的保安,陳東陽向他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