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在說出這句話之時,視線一直落在神刀門大長老身上。

眼前的一幕,使得於賀的心就是一痛,只因陸羽毫不忌諱的,揭開了這一層傷疤。

不過神刀門大長老的定力,亦不是一般的強,他挑了挑微垂的眼皮,說道,「陸先生,我想這其中恐怕是有什麼誤會......」

「哦?誤會?」陸羽一聽就笑了,接着說道,「事已至此,也是我親眼所見,我不明白,這還有什麼誤會。」

神刀門大長老這時,也是笑了笑,「陸先生,於賀是我神刀門弟子,而他勸我們神刀門歸降,是事實。若非是此刻見着了大人你,證明是了他所言非虛,於賀,是一定要死,還請陸先生明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