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如何,陳雙雙都不承認自己是想要逃走,汪成就問了兩次就耗盡了耐心,他面上瞬間儘是不耐,伸手掐着陳雙雙的脖子,伸手就給對方給提了起來,「說,你快說,這幾天你究竟在哪兒,陳雙雙,我的耐心有限,你不要逼我?!」

陳雙雙咬牙,「我說過,我只是散心去了,為什麼這也要告訴你,若是連這個都不允許,我和一隻金絲雀還有什麼區別,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的!」

汪成瞬間就怒了,「既然這樣,那你就給我當做金絲雀吧,來人!」

他怒吼一聲,當看到兩個女傭進來的時候,隨即伸手將陳雙雙甩在一旁,冷聲開口道:「從現在開始,沒有我的允許,不允許太太出這個臥室的房門,你們兩個給我好好的看着她,若是讓她逃走了,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兩個小女孩兒瞬間就被汪成嚇得瑟瑟發抖,忙不迭的應聲道:「汪先生,您放心,只要沒有您的吩咐,我們是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出現在這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