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少爺,十年了。再深的怨恨,也該淡了。」

「回家吧。」

「你父親,你爺爺,你的宗族兄弟們,都在等你。」

「至於你的婚事,事關家族榮辱、子孫後人,待你返回家族,家族自會為你挑選這世上最漂亮最優秀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做楚家的兒媳。」

「秋家的那個秋沐橙,配不上你,更配不楚家。」

雲州市,護城河旁,一位唐裝老者,老眸通紅,卻是苦口婆心的勸着。葉凡站在他們面前,跟他們相比,葉凡的衣着是那般普通,甚至可以說有些寒酸。

「是啊,十年了。就是一條狗,也變老了。可是你口中那所謂的家族,還真是一點沒變。」葉凡笑着,滿臉自嘲,眉眼有些微紅。

「十年前,我父母跪在楚家門楣之前。當時的家族,也是這般對我父親說,說我母親一介平民,卑微鄙賤,配不上楚家,不配為楚家兒媳。而我,則是家族口中的「賤民」所生的賤種。我與母親,就這般無情的被那所謂的家族掃地出門,流落街頭。直到後來,我入贅秋家,受盡屈辱。」

「十年了,你們何曾管過我跟母親死活。如今,就幾句話,就讓我忘記仇恨,忘記當年我母親所受的屈辱,隨你們返回家族,延續楚家香火,你們覺得,可能嗎?」

「回去告訴家族,我葉凡姓葉,不姓楚。」

「還有,告訴我那廢物老爹。配不上我母親是他,他更不配當我父親!」

葉凡恨,恨家族冷血無情。

葉凡更恨,父親懦弱無能!

當年,但凡父親有一點骨氣,他跟母親,也不會遭受那麼多的屈辱。

無數次,葉凡渴望自己父親能保護自己,保護母親的時候,可是他的父親,都退縮了。對家族之命,言聽計從。

哪怕楚家將葉凡母女掃地出門,他的父親也只是惶恐看着,在家族面前,他害怕的根本不敢說一句話,更不敢反抗半點,眼睜睜的看着妻兒,遭受羞辱。

他打心眼裡瞧不起他。

「小凡少爺,你要想清楚了啊。」

「你要知道你今日拒絕的是什麼,那可是富可敵國的財富,是位極天下的權勢。」

「只要你回家族,不出十年,整個楚家,都是你的。」老者還在勸着。

可是葉凡已經轉過身子,低笑一聲:「那又如何?」

「就算你們給我整個天下,在我葉凡眼中,也不及她眉間,一點硃砂!」

話語堅定,有如金石落地,鏗鏘作響。

葉凡已然離去,此處,只剩下一片無聲的訝異!

良久之後,一道嘆息聲,卻是從湖邊傳出。

一中年男子,遠遠的看着葉凡遠去的背影,內心之中,卻是無盡的虧欠與懊悔。

「小凡,你比爸爸,有出息!」男人,含淚笑着。

雲州的街道上,葉凡大步走着,雙眼通紅。

這麼多年,受盡屈辱,葉凡覺得自己應該早已寵辱不驚。然而,楚家人的出現,終究還是讓這個不過二十出頭的男人,心中難以平靜。

不過,生活還要繼續。葉凡整點心情,隨即快速趕到秋家。

秋家,在雲州市這個三線城市也算小有名氣。不過,最讓秋家為眾人所知的,還是三年前秋家最漂亮的女人秋沐橙,竟然突然嫁給了一個當時落魄如狗的廢物,還收其為上門女婿。這件事,在當時可謂轟動全城,自此秋家幾乎淪為笑柄。

直到入贅半年之後,葉凡才終於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當時秋沐橙一家犯了彌天大禍,給整個秋家都造成了難以彌補的損失。當時秋家的老爺子大怒之下,隨即對秋沐橙一家人進行懲罰,強行讓秋沐橙嫁了一個廢物,以示懲戒,同時警示其他家族成員。

而作為其中主角之一的葉凡,也是完全成了男人口中的恥辱,女人口中的廢物,徹底的成為人們茶前飯後的笑料。

這時候,手機響了,是秋沐橙打來了,也就是葉凡名義上的妻子。

「你在哪,立刻趕回來,我們沒時間等你。」冰冷威嚴的語氣,仿若命令。

三年了,葉凡也習慣了。但掛掉電話之後,葉凡還是加快腳步朝秋家趕了。

今天是秋家老四的閨女訂婚的日子。

秋家老爺子有五兒一女,秋沐橙的父親家裡排行老三。如今,老四家女兒訂婚,秋沐橙一家,自然也當出席。

「沐橙,抱歉,我有點事兒,來晚了。」葉凡緊趕慢趕,總算及時趕到。

此時,秋家門前,熱鬧非凡,賓客眾多。但是秋沐橙的容顏依舊出眾,曼妙的身軀也是極為顯眼,葉凡第一眼便看到了她。

「有事兒?你一個廢物能有什麼事?」

「整天磨磨蹭蹭拖拖拉拉的,我家沐橙就是被你這個窩囊廢給拖累的。」見到葉凡,一個婦人頓時難掩心中厭惡,指着葉凡鼻子隨即罵着。

隨後,又看到葉凡的穿着,頓時更怒了:「你是蠢貨嗎?不知道今天什麼日子嗎?還穿這一身破爛衣服,你想把我家沐橙的臉都給丟盡嗎?」

婦人臉都氣青了,恨不得一腳踹葉凡身上似得。她旁邊,一中年男子也是很不悅的瞪了葉凡一眼,那抹嫌棄與厭惡也是分外鮮明。

「好了媽,別說了。」秋沐橙卻是心情平靜,淡淡說道。

似乎,她因為葉凡丟人也已經丟習慣了。

「為什麼不說,沐橙,這廢物就是故意的,故意穿成這樣讓我們丟人的,他就是上天派來來折磨我們一家的。」韓麗憤怒吼着,老眼氣得通紅,這些年因為葉凡,她心裡也不知道憋了多少委屈。

「夠了!」秋沐橙突然一吼,「媽,你還要鬧到什麼時候?在家你罵他也就罵了,外面你還罵,你知道你這是打的你女兒的臉嗎?還有,你又不是不知道,葉凡到我們家之後我們給他買過一件衣服嗎,你讓他穿好衣服,他有嗎?」

秋沐橙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平靜,但葉凡看到,她的眼睛也紅了。

這三年,沒有人知道,他們這一家子,遭受了怎樣的屈辱與委屈。

被女兒一吼,韓麗也沒有再說什麼,而是擦了擦眼睛,隨後便扭頭朝房間走去了。

葉凡也沒有說話,跟秋沐橙他們一起也進去了。

秋家之中,一片喜慶的氣憤。

此時,老四一家正站在門口,熱情的招待着來往的賓客。

「哈哈~」

「他二嫂,越來越漂亮了啊?」

「你能來我們就很高興了,不用隨禮。」

「哎,您太客氣了。」

「這麼多錢?不行不行,太貴重了。」

「好吧,那我們就收下了。下次您兒子結婚記得通知哈。」

「快,盈盈,還不快謝謝你二嫂二伯。」

老四家媳婦王巧玉一臉的熱情,收下客人隨得禮後,又讓自己女兒秋沐盈趕緊叫聲二嫂,嘴甜的很,隨後更是周到的將客人帶到廳堂中入座。

「巧玉,恭喜啊。我們沒來晚吧?」

這個時候,秋沐橙一家也到了。秋沐橙的母親韓麗笑着上前賀喜,秋沐橙跟葉凡兩人也是親切了喊了一聲四嬸。

「哦,晚了也沒事。反正你們來了也沒啥用。」見到這一家人,王巧玉剛才一臉笑意隨即散去,板着一張臉冷冷說道。對於秋沐橙與葉凡的親切稱呼,她更是連理都沒理。

「誰讓你們來的。」

「還帶着這個廢物,不嫌丟人嗎?」

王巧玉雖然態度不好,但至少也沒撕破臉。但秋沐盈年輕氣盛,顯然沒那麼多顧忌,見到葉凡之後便一陣厭惡,也不顧周圍都是客人,直接便氣憤罵道。連伯父伯母都沒叫,更別說秋沐橙這個堂姐了。

在秋家,葉凡無疑就是個恥辱。女婿沒出息,秋沐橙一家子自然也不受待見。

「盈盈,小點聲,注意點影響。」王巧玉拉了自己女兒一下,隨後便態度冷淡的接過秋沐橙一家隨得份子錢,然後便讓他們進去了,讓他們自己去找座。

「看好那個廢物,被讓他丟我家盈盈的人。」最後,王巧玉還不忘諷刺葉凡一句。

「這家人,一家四口,這麼多人,就隨這麼點錢,分明就是來蹭吃蹭喝的,真是不要臉。」身後,傳來堂妹秋沐盈不加掩飾的厭惡聲音,秋沐橙的臉色白了白,韓麗也是心裡堵得慌,但他們一家都假裝沒聽到,沒說什麼。

畢竟,秋家老爺子五個兒子,就他們一家混的最差,女婿也是最沒出息。沒錢沒權,自然也沒底氣。

這時候,門外突然一陣喧譁。

緊接着,一輛奔馳車駛來。只見一個年輕女子一席長裙,挽着一個男人的手走了進來。

見到來人,剛才因為葉凡一家的到來滿臉厭惡的王巧玉與秋沐盈母女兩人,頓時一喜,臉上像抹了蜜一般,笑得極為燦爛,人家還沒到門口,這母女兩人便趕緊到門口迎接了。

「沐紅妹妹,五妹夫,你們總算到了。四姐都等你半天了。」秋沐盈滿臉諂媚。

「快,裡面請。」

「怎麼買這麼多東西啊,太客氣了。」

「快,來人給侄女婿提一下。」王巧玉也是各種逢迎巴結,熱情之至。

同樣的親戚關係,看着這截然不同宛然冰火兩重天的待遇,秋沐橙一家,心裡卻是有如刀絞。

秋沐紅,是老五家的女兒。因為找了個好女婿,整個秋家幾乎都對老五一家極為巴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