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澤野再一次懷疑這女人該不會是個神經病吧?

佟小曼見歐澤野仍舊有些懷疑,她壯着膽子坐在了他的身側,「我這個人很信得過的,我要這個孩子有特殊的用途,今天過後,我們可以斷絕一切聯繫,哪怕在大街上碰見,也當做沒見過!」

「你為什麼要生孩子?」

「這個不方便告訴你。」佟小曼搖了搖頭。

佟小曼沉默片刻,垂下眼瞼,「那個還有我……我是第一次,麻煩你……那個主動一點兒。」

竟然還是個雛兒!

這讓歐澤野有點兒興奮!

不過,他也是第一次啊,也沒有經驗啊!

沒想到權彬這兔崽子給他找了一個雛兒,這不是存心難為他嗎?

明天一定要好好找他算賬。

佟小曼抬眼偷瞄了歐澤野一眼,「可以……開始了。」

說好了開始,可兩個人都沒有任何動作,氣氛一時十分尷尬。

歐澤野清了清嗓子,「那個,我主動可以,但是現在接吻你主動一下總可以吧?」

「啊?」

「女人主動比較有興致,要不然多沒意思。」

「那……好吧。」

佟小曼點了下頭,慢慢地挪到了歐澤野的身側,她抬起眼來看着歐澤野。

兩個人四目相對。

他藍色的瞳仁如夢似幻一般,滿足了所有少女對白馬王子的期待。

她羞赧的樣子讓他喉嚨一緊。

佟小曼慢慢地湊近歐澤野。

五厘米,四厘米,三厘米,兩厘米……

她閉上眼睛,把心一橫,直接吻上了歐澤野的嘴唇。

沒有接過吻的歐澤野一下子被震驚住了!

她的嘴唇軟軟的,帶着一股濕熱,讓他身子一怔,隨即便反客為主。

這般變故讓佟小曼一驚,瞪大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忽然胸腔里只覺得酥酥麻麻地厲害。

歐澤野直接把佟小曼壓在了身下。

雖然已經做好了十足的心理準備,可這一刻到來的時候,佟小曼還是緊張地如同一隻受驚的小鹿。

「再來!」歐澤野意猶未盡,一翻佟小曼的身子,再看她已經昏睡過去。

這不禁讓歐澤野有些掃興,他興致這麼好,她竟然睡着了!

歐澤野「嘁」了一聲站起身來,站起來,遠遠地看着睡着的佟小曼,打量着她漂亮的身子。

雖然胸小了點兒,可除了胸,這女人的身子真的沒有什麼缺點。

最重要的是,十分合他的心意。

就在這個時候,歐澤野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手機一看,恰好是權彬打來的。

「兔崽子,我正要找你算賬呢!」

歐澤野的話音剛落,那邊就傳來了一個不耐煩的聲音,「我說兄弟!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破了自己保了自己二十六年的處身嗎?人都給你找了,你去哪兒了?!」

「我在酒店裡啊!」

「你去酒店幹什麼?不是讓你在酒吧里等着嗎?人家姑娘足足等你了兩個小時了!你趕快過去!」

「什麼姑娘?這不是在我的……」床上嗎?

歐澤野看向了床上一絲不掛的佟小曼。

糟了!

他應該是找錯人了!

權彬給他找的姑娘還在酒吧,那在床上這個是誰啊?!

「你趕緊去酒吧!我保證給你找的這個姑娘比你家裡的老婆好上一千倍!」權彬還在說着。

佟小曼是第二天早上九點多鐘才醒過來的,醒來的時候,全身都很痛。

昨天那男人太狠了!

她當真有些受不住。

她勉強支撐着身子坐起來,下床的時候,雙腿還有些打顫。

洗了一個澡,這才發現身上多處青紫。

「變態!」佟小曼嘀咕一句出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被那個男人扯壞了,她不得不求助了酒店的服務人員。

好在這是總統套房,服務是一流的。

借了服務員的衣服,她慌忙逃離了這個地方。

黑暗帝國總裁辦公室

裝潢考究的辦公室里,乾淨整潔,找不出一個凌亂的地方,挑不出任何瑕疵。

弧形辦公桌前擺放着三台電腦。

歐澤野坐在辦公桌前,電腦屏幕全都是暗的,從今天早上他就無心工作,滿腦子都是昨天晚上那個女人。

秘書程浩走了進來,「歐總,您找我。」

程浩是歐澤野秘書團里的頭兒,二十八歲,從大學畢業就進了黑暗帝國,也算是歐澤野身邊的老員工了。

「你去幫我查個人。」歐澤野打開自己的手機,把一張照片調了出來。

那上面是佟小曼,昨天晚上歐澤野惡作劇地拍了佟小曼的裸身照,只不過給程浩看的是裁剪過的,他才不會把和自己睡過的女人的裸身照給任何人看呢!

程浩走了過來,接過了歐澤野的手機,眼睛頓時瞪的大大的!

「太……太……太……」

「太什麼太?你去給我調查一下這個女人的全部資料!」歐澤野蹙着眉發號施令。

「歐總,這不是太太麼?」程浩總算是冷靜下來。

之前,歐澤野結婚的事情是程浩一手負責的,程浩自然是見過佟小曼的。

「太太?」歐澤野有些不解。

「歐總,您忘了嗎?一年以前,您和太太登記結婚了,就一直把太太安排在彩虹城那邊的別墅里。」

歐澤野雙手撐着桌子「噌」地站了起來,一雙陰鷙的目光發狠似的盯着程浩,「你是說照片上這個女人是我老婆?!」

歐澤野自然是沒有見過佟小曼的,這門婚事也不是他情願的,所以,連結婚登記他都沒有去。

原本結婚登記是需要本人去的,可以他的身份,民政局的人也不敢拿他怎樣!

所以,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婆長什麼樣子,甚至都忘了自己是結過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