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唯,唯唯!」李桂蓮的喊聲將沈唯從連綿不斷的噩夢中驚醒,她猛地睜開眼,發現自己並不是在漆黑的深山裡,而是在自家的床上。

李桂蓮已經伸手探到她額頭上來了,「怎麼一頭冷汗?做噩夢了?」

沈唯也伸手摸摸自己的額頭——的確,額頭上全是汗,黏糊糊的,冰冷冰冷的。

「今天怎麼睡這麼久?」李桂蓮催女兒起床,「快起來吃早餐了,吃完早餐我們去菜市場買點菜,下午堯堯就要回來了。」

「嗯。」沈唯點點頭從床上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