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深濃,秋天的夜,薄涼的月色,讓人發寒。

凱悅大酒店是a市最豪華的六星級酒店,今晚,在這間酒店裡被包了場,包場的主人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梟雄,在全球都能呼風喚雨的冷少,冷慕宸。

冷慕宸一身黑色的西裝,坐在一間豪華包廂內,修長白淨的指間夾着一根煙,裊裊的煙霧升起,迷濛了他的視線。

「冷哥,今天兄弟們可都喝得盡興了,可這時候也不早了。」他身邊的一名男人,皮膚黝黑,濃眉大眼的,嗓門也不小。

「冷哥,聽說秦家小姐是出了名的交際花,這男人可數都數不清,你不怕吃虧啊?」另一名男人也開了口。

聽口氣,這兩人對這門婚事都不贊成,只不過,男主角自己都沒意見,這些底下人也只是說說而已。

有些話,也只敢在酒後才敢說。

「秦長春欠了我這麼多錢,也不是送上他的寶貝女兒就能解決的。」冷慕宸冷冷地說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秦長春是在有意拖延時間,那秦家的女兒也太值錢了點吧?」這次開口的是冷慕宸的左右手之一,凌以傑。

冷慕宸依舊一臉冷然地抽着煙,「你們好好看着秦長春,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那冷哥,晚上,你是不是得要讓嫂子生不如死啊?還是欲仙欲死?」男人一臉的淫笑,以前對於秦家的掌上明珠也只是聽說而已,沒有多少人見過。

「冷哥,聽說她長得妖嬈嬌媚,身材更是火辣,上過這麼多的男人,那床上工夫也絕對不一般。」

圍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們,一人一句,來來往往。

而站在冷慕宸右邊的一名嬌媚女人的臉色卻不太好。

「你們說夠了沒有!」終於忍不住,她還是開口低吼道。

「我們的安娜小姐生氣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追隨着冷慕宸出生入死的安娜小姐對他是有着特殊的感情的。

當然,兩人的關係自然也不一般,除了親密關係外,她始終沒能成為正式的冷太太,而卻被一個千人騎過的女人搶了先。

「生氣了?」冷慕宸滅了煙,微抽抬眸,眉眼間沒有任何的笑意,唇角卻是淡淡地勾起。

「冷哥。」安娜只是喚着他,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她和他有過親密的關係,那她也謹守着自己的本分,從不逾越。

「冷哥,要不要把新嫂子帶出來,給兄弟們過過眼癮啊?」一個男人開口提議着,接下來,便是一陣附和聲。

冷慕宸優雅地端起了酒杯,一口飲盡了杯中的烈酒,幾不可見地點了點頭。

另一間豪華的總統套房內,一臉精緻妝容,一身奢華的專門從法國巴黎定製的婚紗,今天是她的婚禮,竟然會是她的婚禮,沒有親人參加,她只不過在一張紙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便賠上了她的一輩子。

縱使她的心中有萬千個不願意,可為了那份養育之恩,她成了她名義上姐姐的替身,嫁給了冷慕宸,一個人人口中的惡魔。

整個人瑟瑟發抖地蹲在牆角,她高中才畢業,她才十八歲,而那個男人,整整大了她十歲,即使在燈光如燦,奢華地讓她不願意多看一眼的房間內,還是害怕。

內心十分的恐懼,只是,她沒有選擇的權利。

一天沒有進食的她,現在頭暈得厲害,房間裡除了茶几上擺放着的酒瓶和酒杯,沒有其他的食物,她是個滴酒不沾的女孩子,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

而她知道,在她答應做替身的時候,一切都遠離了她,未來的路,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正當她餓得眼冒金星,原本擦着盈潤唇彩的粉唇也變得乾澀,她咬了咬下唇,讓自己清醒着意識,等待着那個可怕的男人。

砰的一聲,房門被重重的打開來,進來的不是今天的男主角,而是兩名粗狂的男人。

「嫂子,冷哥有請。」語氣里也帶着不客氣,嫂子兩字也沒有任何的尊敬。

「你們要帶我去哪裡?」秦雅瀅又往角落裡縮了縮身子。

可話音才落下,那兩名男人毫不溫柔的將她一把拉起,架着想要掙扎着離開的新娘子。

秦雅瀅的一切掙扎和抵抗都成了徒勞。

「啊!」秦雅瀅還沒看清楚情況就被重重的往地上一扔,即使地上鋪着地毯,她依舊被撞的生疼。

「秦雅琳,抬頭!」冷慕宸的聲音不高不低,卻帶着強大的震懾力。

是啊!秦雅琳,她現在是秦雅琳,不是秦雅瀅。

但是她卻不敢抬頭,也許會被認出來,她是假冒的,那她就會沒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