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

伴隨着陣陣謾罵,鞭子抽打在肉體上的聲音不斷傳入林曦月的腦海。

「李媽媽,給我狠狠地打!」

「好嘞,二小姐!」

什麼聲音?

「嗚嗚嗚……不要……不要打月月……」

「月月會乖乖聽話,不要再打月月……月月痛……嗚嗚嗚……」

求饒的聲音越來越微弱,而林曦月的意識卻越來越清晰。

痛……

一股陌生的記憶不由分說地,狠狠地灌入林曦月的腦子裡,身上臉上皮開肉綻,撕心裂肺的痛感撲面而來,兩種痛苦匯合,讓林曦月痛苦地皺起眉頭。

她是誰?

她是21世紀頂級特工林曦月,代號火狐,因闖入世界大毒梟秘密基地,盜取其犯罪的記錄檔案而被發現圍剿,最終選擇自爆將整個毒梟基地炸毀!

不,她不僅僅只是人人仰望的天才特工,她現在還是林府的大小姐,人盡皆知的白痴,林府的羞辱,風雲國第一醜女……

「二小姐,這……」一位中年婦人畢恭畢敬地站在身着華服的少女身旁,猶豫地說到,「這大小姐似乎是沒氣了……」

夜幕沉沉。

黑漆漆的院落里,少女一副慵懶地坐在椅子上,兩隻纖纖玉手拿着鳳仙花汁輕輕的塗抹着指甲。

聽到老婦人的話,她手上的動作突然停頓了下來,嘴角上揚,露出明媚的笑容。

少女從椅子上起來,三兩步走到林曦月的身旁,尖尖的下巴微揚顯得更加尖酸刻薄,腿抬起,又狠狠落在林曦月的臉上: 「哼,賤人!白痴!醜女!就憑你也敢和我搶穆然哥哥?」

林曦月的臉上鮮血夾雜着泥土,狼狽不堪。

「是啊,也不看看她那蠢樣,一個白痴,魔法戰力全無的廢物,怎麼能和二小姐您這位天才相比呢?您年僅十四歲便是五級魔法師了呢!」中年婦人一副諂媚的笑容。

「哼!」林菲菲在聽到天才二字時,臉上頓時出現了一抹驕傲的神色。

這個小白痴不過是有家主的撐腰,一個廢物也配成為慕然哥哥的未婚妻!

那樣出色的男人,就應該是屬於她林菲菲的。

「好了,李媽媽。」林菲菲向中年婦人擺了擺手:「把這個賤人屍體丟去餵魔獸以後,你兒子就可以去管家那裡領一粒洗髓丹吧!」

「哎!哎!好嘞!謝謝二小……」李媽媽笑着輕輕地打了一下自己的臉,「哎呦,看看老奴這記性,應該是謝謝大小姐!」

聞言,林菲菲的臉上頓時一副得意的模樣。

很好,只要林曦月死了,從今往後,她林菲菲就是林家唯一的大小姐!

林菲菲得意一笑,轉身離開,卻不知那具被她毒打致死的人雙眼突然睜開,不是先前那般一片混沌,相反地,她的眸子裡一片清明深邃。

李媽媽看着林菲菲離開的背影,腦子裡滿是兒子拿到洗髓丹後實力提升而被林家本院收取的得意和喜悅。

想到以後可以跟着吃香的喝辣的,李媽媽就覺得這次交易太值了!

然而,就在李媽媽轉身時突然呆住,原本地上毫無生機的屍體已經不見了蹤影,只留下滿地的鮮血。

「咦?那個廢物呢?」李媽媽揉揉眼睛,再次確定一下自己沒有花眼。

「你在…找我嗎?」身後冷冰冰的聲音響起,林曦月的身影如同鬼魅。

「啊!」李媽媽回過頭看着林曦月滿身血跡,如同地獄歸來的惡鬼,驚聲尖叫着想要遠離林曦月,「你!你是人是鬼!」

「人還是鬼?」林曦月的臉上浮現一抹嗜血的微笑,與她稚嫩的面容搭配起來顯得有詭異。

「你……你……你不是死了嗎?」李媽媽看着林曦月的笑容有些發寒,但隨即便感覺有些好笑。

她李媽媽會怕林曦月那個小廢物?

這要是被別人人知道了恐怕連牙都會被笑掉。

「你這個小賤人!」李媽媽想到這裡,有些惱羞成怒,大罵一聲便拿起手中的竹棍向着林曦月打去。

若是以前的林曦月必定會逆來順受,然而,現在的林曦月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白痴廢物!

只見林曦月小手一抓便輕輕鬆鬆地把李媽媽手裡的竹棍奪了過來,小手一揚,李媽媽滿是皺紋的臉上便多出了一條紅色的血印。

「你!你!」李媽媽感受着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氣的說不出話來。

然而,林曦月也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

她雙手抓住李媽媽的肩膀,一個漂亮的過肩摔後,李媽媽便躺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肥胖的身體。

「不……不要過來……」李媽媽又驚又懼地看着一步一步向她走來的林曦月。

這丫頭不是個白痴廢物嗎?

她怎麼會這些招數的!

這不可能!不可能!

「舒服嗎?」林曦月的聲音有些嘶啞且低沉,在空曠的院落中顯得陰森。

李媽媽畢竟在林家那麼多年,發現不對勁,立刻從地上爬起來,來不及彈去身上的灰塵,撲通地一聲,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大小姐饒命,大小姐饒命!這些全都是二小姐指使的,不關老奴的事啊!」

「饒命?」林曦月的眼中閃過一絲嗜血,「那林曦月跪在地上求你的時候你怎麼不饒過她的命!」

說完,林曦月撿起地上的竹棍,一下又一下,狠狠地抽打在李媽媽的身上。

「啊!啊!」李媽媽殺豬一般的聲音響徹整個院落。

沒有一絲不忍,細細的竹棍上一片鮮紅,李媽媽鬆弛的皮膚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小血珠。

「啊……啊……饒……饒命……大……大小姐……饒……」

不知過了多久,李媽媽已經沒有了生命的跡象,她身體表面已經被林曦月抽打到變得血肉模糊,不仔細看甚至看不出來這個死豬一樣的屍體就是李媽媽。

林曦月呼吸了口氣,癱軟地坐在地上,不由地感慨起來。

這具身體實在太過於孱弱,只是運動了一會兒體力就所剩無幾。

要知道,在上輩子,她為了被挑選成特工曾經和三千名同伴血戰了三天三夜,最後她在血泊里依舊行動自如。

沒有太多的猶豫,林曦月便坐在李媽媽屍體旁打坐恢復體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