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夢中,顧千雪突然覺得身子猛然下沉,而後便是刺骨的寒冷——噗通!

是水!

她落水了!?

她明明是在飛機上,怎麼突然掉水裡了?

顧千雪睜開眼,水中冰冷渾濁,能見度極低,難道飛機失事了?

還沒等她想明白,只見面前有一人浮在水中,看身形,是個男人。

顧千雪是醫生,看見傷者首先想到的便是施救,她趕忙遊了過去,伸手攬在其腋下,而後向水面光亮處拼命游去。

「噗!」

「上來了,上來了,快,將厲王救出來!」岸上人聲嘈雜,七嘴八舌的喊着。

鼎沸的人聲,有喊厲王的,有喊大小姐的,一時間幽靜的花園吵成菜市場。

人們把昏迷不醒的厲王救上岸,顧千雪順勢也爬上岸來。

渾身濕淋淋的不說,顧千雪只覺得頭沉的厲害,四肢也是劇烈疼痛如灌了鉛,還未抬起頭,後背猛地被人狠狠踢了一腳,一陣劇痛,讓毫無防備的顧千雪趴在地面上,疼痛從傷處蔓延,讓她忍不住低聲叫了出來。

「來人,拿下刺客。」嘈雜的聲音中,一道公鴨嗓聲音尤其尖銳,「大膽刺客,竟敢行刺厲王殿下,你就不怕誅九族嗎?」

顧千雪還未想明白這句話的含義,立刻有人應道,「邵公公……請邵公公明察,她不是刺客,是我們顧府的大小姐,剛剛……一定是有誤會。」聲音滿是慌張和顫抖。

「誤會?眾目睽睽之下推我們王爺到湖裡,別說你們顧府的什么小姐,便是顧尚書本人,也得提頭去見聖上!」邵公公聲音掩不住的緊張,「還愣着幹什麼,將人拿下,若有人敢反抗,殺無赦!」

一聲殺無赦,讓本嘈雜的人群立刻都閉了嘴。

眾人心驚膽寒,緊張的氣氛升騰。

趴在地上的顧千雪徹底懵了——厲王?邵公公?顧府大小姐?尚書?這都是什麼?在演古裝戲!?

緊接着,幾名孔武有力的侍衛上前,將顧千雪拿下,五花大綁,硬生生提了起來。

顧千雪渾身使不上力氣,更是眼前一黑,欲昏倒。但直覺告訴她,此時不能失去意識,否則後果嚴重。

想着,顧千雪逐漸冷靜下來,平穩情緒,而後深呼吸,抵抗昏迷。

「啊——厲王殿下!厲王殿下!您不能……」邵公公本嘶啞的聲音更是嘶啞幾分,有種見了鬼的恐懼。

「快喚御醫!喚御醫!不不,去找個大夫,快!厲王殿下沒呼吸了!」

「嘩!」一句話,如同炸彈扔入人海。

這時候沒人敢看好戲了,因為厲王如果真死了,怕是這裡所有人都要陪葬。

邵公公急得快哭出來,「大夫呢?大夫呢?快去找,否則我們都要死!」

不大一會,人群後面有人喊,「顧府上的大夫來了,讓讓,都讓讓!」

經過幾輪深呼吸,顧千雪逐漸有了意識,她終於可以睜開眼。

果不其然,看見的都是一群穿古裝的人,看那架勢,認真無比,哪有演戲的可能?

顧千雪再一次有種暈倒的欲望,穿越!她竟然……穿越了!

顧千雪做夢都沒想到,穿越這種事兒,能落到她身上,她只在飛機上小憩一下,怎麼就能穿越?

顧府花白頭髮的大夫探了厲王的呼吸,渾身也抖如落葉。

「厲王殿下他……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