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頤萱躲在了洗手間內,心裡盤算着,待會兒一定要給男友一個驚喜。

過了沒多久,洗手間外傳來悉悉索索的開門聲,魏頤萱的情緒被充分地調動起來。

魏頤萱悄悄的打開了洗手間的門,臉上揚起了一抹笑:「一帆,驚……」

話還沒說完,魏頤萱臉上的笑容僵住,被一道粘膩的嗲音驚的佇在原地。

「一帆哥哥……惜惜想跟你睡嘛。」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外面迫不及待糾纏在一起的男女,眼神充滿了憤怒。

林一帆劈腿就夠噁心了,對象居然還是他的堂妹?!

「林一帆!你好樣的啊!連自己的堂妹都拐到了床上,我真沒想到,你竟然飢不擇食到這種地步了!」魏頤萱的臉上露出一抹嘲諷,心卻陣陣抽痛!!

「萱萱!你……你怎麼在這裡?我剛剛給你打電話,你不是還在陪客戶嗎?」林一帆嚇得連忙套上褲子,身體卻擋在了林惜的面前,眼神閃爍着不敢看魏頤萱。

林惜的眼裡閃過一抹得意,在林一帆的保護下迅速換好衣服。

魏頤萱卻被林一帆那保護的姿態刺了一下,感覺五臟六腑都在抽痛。

如果不是她陪客戶來這裡,想要給他一個驚喜,她是不是還會被這對狗男女蒙在鼓裡?

林一帆看林惜換好了衣服,勉強冷靜下來,下了床抬手想摸上魏頤萱的肩膀,卻被魏頤萱嫌惡地躲了過去。

林一帆心裡一跳,暗自苦惱道,這次魏頤萱恐怕是來真的。

臉上詳裝做深情的樣子,林一帆語氣寵溺地解釋道:「萱萱,別鬧了,你難道看不出來,我和惜惜在互相鬧着玩嗎?」

「鬧着玩?」魏頤萱簡直要氣笑了,冷聲回敬道,「你見過鬧着玩鬧到了床上的嗎?!」

林一帆的臉上尷尬了起來,卻強硬地不改口,甚至露出了憤怒的神色。

「萱萱!你的思想怎麼就這麼齷蹉呢?!我和惜惜真的沒有那種關係!」

「我齷蹉?」魏頤萱心裡湧起一陣委屈,渾身的力氣都像是被抽光了一樣。

就在魏頤萱咬着唇退後,臉色蒼白的不像話時,林惜卻穿着她那身性感睡衣跑出來「勸解」。

「萱萱姐啊,你真的是誤會堂哥了,他和我小的時候也經常這樣玩鬧呢!堂哥從小就很寵我,萱萱姐你千萬不要誤會堂哥啊……」

說是勸導魏頤萱,倒不如說是火上澆油!

魏頤萱果然更加憤怒了,火被林惜自己引到了她身上。

魏頤萱深深地凝視着林惜,清楚地看到,林惜眼神里隱藏的嘲諷,得意,嫉妒……

「果真是婊子配狗,天長地久!我還以為是林一帆主動勾搭的你,將你引入歧途。現在看來是我錯了,應該是你主動勾引的林一帆吧!」

林惜含着淚,柔弱地躲到了林一帆的身後去。

而林一帆看到小情人受委屈,臉色難看地和魏頤萱大吵起來。

就在兩人吵得不可開交之時,房門外突兀地響起一陣敲門聲。

林一帆父母的叫喊聲從門外傳來。

「一帆啊,房間裡怎麼鬧起來了,發生什麼事兒了?」

魏頤萱猛然一驚,從自己的情緒里拽出來,在聽到門外的聲音後暗下決心。

她一定要把這對狗男女的事情爆出來!

在兩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時,魏頤萱迅速將門打開。

來開門的瞬間,只見林父林母正站在門外,一臉的着急,魏頤萱看到他們,立刻指着林一帆和林惜,憤怒的開口:「叔叔,阿姨,你們來的正好,林一帆他不要臉,竟然……竟然和林惜糾纏在一起,他們是堂兄妹,太噁心了。」

「萱萱啊,你可不要誤會了我們家一帆啊,他對你的感情是真的。」林母拉着魏頤萱的手道。

魏頤萱厭惡地皺眉道:「林阿姨,不是我不相信他,但他們倆都滾到床上去了,你讓我還怎麼相信他倆是清白的?」

林母眼裡的心虛一閃而逝,而林父又快速接着林母剛剛的話勸道:「他們堂兄妹從小就喜歡鬧在一起,這次肯定也是太貪玩了,這才讓萱萱你誤會了。」

「誤會?」魏頤萱算是知道了,他們根本就一邊倒向林一帆,乾脆道:「既然你們這樣說,要我相信他也行,調取酒店的監控錄像吧」

說完,魏頤萱不顧林父林母的阻攔,利落地跑到了酒店大堂里去。

林一帆一家眼看着止不住魏頤萱的勢頭,氣的臉色都變了。

林惜也匆匆忙忙的跟着出來,眼看着魏頤萱正在找前台要監控畫面,氣惱的罵着着:「喂,我說你們酒店還有沒有一點職業道德了?隨隨便便的就讓一個女人進入客房,也不過問一下,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們你們服務這麼垃圾的酒店,我要投訴你們。」

大堂內傳來熙熙攘攘的爭吵聲,引來了所有人的駐足。

不遠處,正在視察酒店的蕭昱川聽到林惜的叫嚷,皺着眉頭上前,看着眼前的情勢,眉目間沾染了不悅的光芒。

林母眼看着魏頤萱大吵大鬧絲毫不顧及自家兒子的面子,把心一橫,索性撕破了臉皮,目光一轉,對湊巧站在自己身邊觀望形勢的蕭昱川吐槽着:「小伙子,你來給評評理啊,我兒子未婚妻太不講理了!非要說我兒子和他堂妹有一腿,還要調出監控錄像。」

「還有這家酒店,說什麼五星級服務,連最基本的服務禮儀都沒有,客房隨便讓人進入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連監控都可以隨意調取,就這種管理和態度,以後誰還敢來?早點關門大吉來的快。」

前台聽到林母的話,只覺得無語了,她們這邊不是什麼都還沒做嗎?

再說了,她知道自己拉着的人是誰嗎?

蕭昱川冷沉着臉色,吩咐着:「把監控調出來,看看酒店是不是真的有管理上的疏忽,順便看看,是誰不講理了。」

蕭昱川看了魏頤萱一眼,臉色布滿了冰霜。

工作人員一聽,不敢有任何異議的調取了監控視頻。

當視頻里播放着林一帆和林惜在走廊里迫不及待吻在一起的畫面時,魏頤萱的臉上揚起了一抹諷刺的笑容。

林母看着視頻直接呆愣了,卻依然不死心,目光在蕭昱川和魏頤萱兩人身上轉了轉,隨即腦海里構成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這個男人既然能夠讓酒店的人調取視頻,只怕是酒店的經理或是什麼人,她不能讓自己的兒子名聲毀掉了。

「怪不得你沒有登記就能進一帆的房間,原來是你這裡有老情人啊!」林母指着蕭昱川,又詳裝生氣地看了眼魏頤萱,接着罵道:「你這個賤女人,早就和外面的野男人勾搭到了一塊,現在居然還反過來冤枉我家一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