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陽的天,讓人渾身燥熱了起來,不停有人一邊擦汗一邊怒罵,而他們的目標,正是那刑場中央囚車裡的女子,女子一身是傷,裸露在外的肌膚沒有一處完好,黑色的血液在她的腳下凝結,那雙玉足,也變得骯髒不堪。

更讓人驚訝的,是她的臉,才十幾歲模樣的小姑娘,可愛乖巧的臉卻被無數道利刃給劃開,鮮血已經凝固,血伽使那張臉看起來格外恐怖,她的額頭上,還有新傷,正流着紅色的鮮血。

明明她應該被人同情的,可圍觀在她周圍的百姓卻一直謾罵着,沒有一點憐憫她的樣子。

「她怎麼不出聲了,死了嗎?」

「死了好!這惡毒女人,聽說在牢房裡一直打死不認,現在卻自盡,肯定是裝的,明擺着是博取我們的同情,下毒的事都做得出來,憑什麼還要我們原諒!」

「好好的將軍之女,竟然做出這樣的事,要是將軍還在世,一定會親手殺了這沒心沒肺的女人。」

「皇上愛國愛民,好心收留她,她竟然還毒害小皇子,真是狼心狗肺!」

這些群眾,平日裡都不怎麼關心國家大事,卻在死囚推出來之後,全部以正義使者的身份出現,對於他們來說,剷除掉惡,就是提升榮譽感的時候。

囚車裡本一動不動的女孩,突然動了一下手指,那動作微乎其微。

身上…好疼!

一股鑽心的疼痛傳來,墨十舞緩緩睜開了眼睛,凌亂的髮絲遮擋住了視線,雖然經常以自己的身體做實驗,可這次怎麼會這麼難受,她連呼吸都費力。

周圍嘈雜的聲音讓她有些恍惚,這是在哪?她不是在墨家藥室研究新藥的製作嗎?

還有…這灼熱的溫度,讓她幾近暈厥。

突然一股陌生的記憶湧入腦海,墨十舞一咬牙,渾身都疼了起來。

隨着記憶的湧入,墨十舞意識到…她貌似是,穿越了。

她現在根本就不在二十一世紀全球第一醫藥世家墨家的藥室,而是在古喻國的刑場上,這幅身體的主人和她同名同姓,才剛剛十四歲,是大將軍墨詢的孤女,自從大將軍在三年前戰死沙場,她就被接到皇宮去了。

本該榮華富貴的生活,就在昨天改變,她和皇上最小的兒子小皇子在御花園裡玩耍時,給小皇子吃了一塊糕點,小皇子吃後口吐白沫,丞相小姐百里如玉剛好出現在那,就作證是她下毒,皇上震怒,所以她被打入天牢。

御醫束手無策,小皇子至今昏迷未醒,皇上就派牢獄要她交出解藥,她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然後與她有婚約的三皇子出現在天牢,她本以為三皇子會相信他,沒想到三皇子不僅對她嚴刑拷打,還讓下人劃破了她的臉。

這個她最心愛的男人…親手摧毀了她。

今日午時便是她的處斬,面對百姓的謾罵和嫌棄,加上三皇子的拋棄,她心灰意冷,不如留下完身,直接撞死在這囚車裡。

一滴淚從墨十舞的眼角處滑落,她慢慢抬起手,撥開了頭髮,嘴裡呢喃,「你的委屈與怨恨,我都知道,放心去吧,今後,我不會讓這身體再受他人欺凌。」

似是解脫一般,疼痛減輕了不少,墨十舞按着自己身上的幾個穴位,給自己止了血,冷靜的從囚服上撕下布條,乾淨利落的給自己包紮。

看着她的動作,百姓們又是議論了起來,「喲,裝完了,這是怕死呀,還給自己包紮,呵,直接死了一了百了,還浪費這閒工夫幹嘛!」

「午時一到,就得處斬,還奢望着誰來救,趕快咬舌自盡吧,這樣還能保全屍身!」

「……」

冷言風語墨十舞全都充斥不聞,她只是淡淡地包紮,沒有理會,百姓們說着說着,便覺得口乾舌燥了起來,這天氣,真的很容易讓人煩躁,更讓人煩躁的是攻擊的對方一點都不鳥自己。

觸摸到臉上的肌膚,墨十舞愣了一下,再輕輕的撫摸,交給她,只要她在,一定會讓這臉蛋恢復,不辱她的神醫之名。

想起那三皇子,墨十舞心中一片不值,他平日裡對原主不知多冷淡,原主還一直迷戀他,原主臉上有一塊胎記,三皇子也是喜歡漂亮的女生,所以一直都是疏遠她的,反而和那丞相小姐走得近,如此說來,倒是有一些貓膩。

正想着,人群里傳來比剛剛更大的噪聲,「是三皇子來了!」

「午時未到,三皇子莫非是給這狼心狗肺的女人送行的嗎?真是提三皇子感到不值,這又丑心又毒的女人,根本就進不了皇家,若不是將軍,皇上早就應該解除了這婚約。」

「大家都別吵了。」一聲柔嫩的聲音傳出,圍觀群眾們竟然都停下了嘴,直到看見了那身如桃花般嬌嫩的粉色一群,才有人開口,「是百里小姐誒!」

隨着人群的散開,三皇子走到離墨十舞三米的地方停住,他看見墨十舞這般模樣,眼裡露出一陣嫌惡,下人報告她已經死了,所以他才會來收屍,以彰顯他大仁大義,沒想到,這女人竟然命大沒死成。

他的身邊跟着丞相小姐百里如玉,正一臉優雅的微笑。

看見他們的到來,墨十舞在囚車裡冷冷一笑,終於忍不住來看戲了嗎?

三皇子身穿白衣,腰間掛着美玉,一張臉俊美無斯,站在那就是玉樹臨風的形象,可除了墨十舞誰會知道,他也是將自己變成現在這般模樣的人。

「墨十舞,你願交出珏兒的解藥嗎?」三皇子冷冷地看着她,從嘴裡吐出不帶感情的話語,珏兒是小皇子的名字,他才五歲,卻十分喜愛墨十舞,也正是因為如此,墨十舞成為下毒的最佳人選。

這句話擺明了三皇子確定墨十舞就是下毒之人,現在在眾目睽睽之下要解藥,完全就是想把她打入萬劫不復之地。

墨十舞那雙琥珀色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三皇子,想要讓她死?沒那麼容易!她突然風輕雲淡的笑了,對着一臉勝券在握的三皇子說道:「本無中毒,何談解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