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異獸紋銅爐,嵌螺鈿紫檀玫瑰廣榻,一應物件古色古香。

少女冷着臉坐在梅花形狀的一方圓凳上,看着螺鈿銅鏡里那一張稚嫩的容顏,明明十五六歲柳芽兒般的年紀,偏偏穿了一套老氣橫秋的衣裙,華貴有餘、卻死氣沉沉。

要知道在她生活的那個年代,女人70還往17上打扮呢,真不知道原主這孩子是不是有點缺心眼兒?

可看了一圈周圍的人就知道了,前前後後十幾個人,都是一張晚娘臉,每個人打扮得一絲不苟,站在那好像一排兵馬俑。

她只不過是捉個奸,就掉進了古代。

最前面的兩個年紀不輕姑姑,一眼就讓人想到了古代的老尼姑和現代的教務處主任。

蘇茉兒撇撇嘴,又看見這頭上插着一堆鳳釵、步搖,十足一個千斤頂,剛拔下來一個要扔在桌子上。

其中一個嬤嬤上前一步,寶相莊嚴的說:「側妃娘娘,這鳳釵可是殿下唯一賞給您的東西。」

心愛之物?

蘇茉兒面上一曬,心裡對這位原主不禁憐惜起來。

哪個女人沒有在青春年華里喜歡、崇拜過一個男人?

可只有極少的人才敢於奮不顧身,不怕全世界人都知道我愛你,即便你不愛我,為了你也可以讓自己卑微到塵埃里。

殘存的記憶讓蘇茉兒明白,這個年輕的本主從三歲就開始喜歡一個男人,所有長大的時間都是為了等待做他的新娘。

13歲離家入府,如願以償的嫁給她朝思暮想的大哥哥。

盼着與他錦瑟和鳴,相伴一生。

甚至不惜為了愛這個男人付出生命!

前世的蘇茉兒自幼無依無靠,自我保護意識里讓她面對愛情的時候沒有這份勇氣,交往過的男生都是主動追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