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一種女子,不炫耀,不爭吵,不空洞,不浮躁,即便生命枯竭,亦想要在優雅中變老。

她,就是司徒家的長女,司徒雅。

無論是舊時封建社會,還是現今太平盛世,長子長女都是極受寵,可偏偏司徒家例外,只因為她們家的長女是個私生女,說的難點聽,是司徒長風當年背着妻子與一個舞女所生。

從昨天開始,B市就沸沸揚揚的傳着一條爆炸性新聞,本市巨富上官家第六任媳婦又離婚了,為此,上官老夫人特地上山燒香占卦,祈求神明破解災難,怎樣才可以杜絕類似的悲劇重複發生。

真正的亮點就在這裡,為上官老夫人占卦的高僧說:只有複姓與複姓結合,方可避免這一次又一次離婚的悲劇。

B市不是一般的小城市,經濟發達,人口繁多,複姓自然不會屈指可數。

上官老夫人聽了高僧的話後就犯愁了,那麼多的複姓人家,到底誰家女兒才是最適合做她上官家的媳婦呢?

一番斟酌後,她決定舉辦一場相親宴,通俗一點講,就是讓他兒子自己挑個中意的對象,當然她是不會讓別人家的女兒白白嫁過來,若是相親成功,禮金就是一千八百萬。

不是人人都有這樣的參選機會,必須要是複姓,消息一傳出,全城皆轟動,這年頭有錢能使鬼推磨,哪怕對方是個離過六次婚的惡魔,衝着那一千八百萬,送上門的女人也是前仆後繼,此起彼伏。

一扇金黃色大門,未能阻擋屋內傳出的爭吵聲——

「你瘋了是不是?讓我們阿嬌去應徵?難道你不知道那個上官馳是個多麼冷血無情又行為乖戾的魔鬼嗎?你這簡直就是把我們女兒往死里整!」

說話的是上官長風的元配妻子阮金慧,方圓百里都知道的暴躁脾氣。

「你以為我願意嗎?實在是公司需要資金周轉,那個上官馳的婚姻從不長久,也許一個月也許三個月就離婚了,我們阿嬌只要稍微忍耐一下,就可以白白拿到一千八百萬何樂而不為?

「說得倒輕巧,稍微忍耐一下,離了婚誰還要我們阿嬌?就算為了解決公司的危機,那也不需要我們阿嬌來替你解決呀……」

「那誰來替我解決?人家指名要複姓。」

「你傻啊你,不是還有一個女兒嗎?這種『光榮』的任務當然是非司徒雅莫屬了。」

站在牆角處,有着一張清秀絕俗臉龐的恬靜女子,唇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

從來不承認她的人,卻在這時候,終於承認她是司徒家的女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