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國,帝都最繁華市中心,眾多高樓大廈的某一棟之中。

天台的樓頂之上,站着三個女孩。

天邊之上的彎月,撒下了冷寂的月光。

「雪婷,雖然我們不是親姐妹,但是我一直把你當做親生妹妹一樣。」

風驚落看着天上那抹清冷的月光,漫不經心地說道。

皎潔的月色撒在了風驚落那張絕美的容顏之上,她望着腳下燈火闌珊的夜色,站在風雪婷的角度來看,她只露出了半張臉。

但是這半張臉,卻足以令人驚艷不已。

她白皙的膚色如同凝玉一般,精緻的五官如同上天完美的作品,那雙柳眉不畫而彎,高挺的鼻樑下,那張嬌艷欲滴的紅唇顯得特別地誘人……

風雪婷的瞳孔猛然一縮,瞬間抬起了頭看向了風驚落,難道,她是知道了什麼了麼?

風雪婷遲疑了下來,她捫心自問,風驚落這個堂姐,比她親姐姐對她還要好。

而現在,為了另一個男人,而去害死對她那麼好的姐姐,真的值得嗎?

風雪落不知道,她的猶豫已經落入了與她一同前來的女人眼中。

她低下了頭,唇角勾起了一抹陰毒的笑容,

既然風雪婷不肯動手,那麼就讓她來好了。

女人掏出了一個金色的瓶子,將其打開。

很快,一種淡淡的芳香便瀰漫在了空氣之中。

當風驚落聞到了空氣之中的那抹馨香的時候,眸色猛然一變,可是卻來不及了。

她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慢慢地流失。

她看向了風雪婷兩人,那雙星眸極其失望,「雪婷,你竟然對我用毒香!」

她本來就已經命不久矣了,可是她卻沒有想到,她最疼愛的堂妹,會給她這麼致命地一擊。

原本她就患了一種非常怪異的癌症,時間只剩下了幾個月。

風雪婷的目光對上了風驚落的眼眸,她的眼中突然浮現出了一抹驚慌,她失聲措道,「不,不是,姐姐,我沒有對你下毒。」

她抓住了風驚落的手,兩滴清淚從她的臉頰上滑落而下。

她後悔了!

隨機,風雪婷也感覺自己身上的力氣,在慢慢的流失着,她的手撐在了圍欄邊上,下面,是百米之上的高空。

風驚落想抽開她的手,但是卻幾乎騰不開力氣。

她強忍着發軟的身子道,「也許你並沒有給我下毒,可是不代表,你帶來的那個女人沒有。」

風雪婷愕然,她看向了女人的方向,目光有些不可置信,「夏詩然,你怎麼……怎麼可以對我們下毒!」

而這時隱忍已久的夏詩然,終於抬起了頭,但是她的目光卻是看向了風驚落。

「風驚落,你知道我是誰麼?」女人勾着邪魅的冷笑。

目光帶着絲毫不掩的恨意。

風驚落眯起了眼眸,她盯着面前這個面相猙獰的女人,總覺得這張臉有些莫名地熟悉。

見風驚落不語,夏詩然便冷笑道,「雖然我知道,你現在不跟那個男人在一起了,但是我想,你應該還記得我吧,珍妮安。」

夏詩然走到了風驚落的身旁,朝着她的小腹狠狠地踢了一腳。

「珍妮安?呵呵……」風驚落冷笑了兩聲,她當然記得這個女人。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女人,她恐怕早就和冷驍結婚了吧。

「哈哈哈……風驚落……」夏詩然笑得有些癲狂,看着風驚落的目光,幾乎要將她千刀萬剮一般,「沒想到吧,你會落到我的手上,當年就是因為你這個賤/女人,驍他不要我了,甚至後來,還讓我家破產了,我爸媽也因此……跳樓了,今天,我就讓你也嘗嘗,從高空跌落的滋味。」

「不要,詩然,我求求你了,你放過我姐吧,我可以給你很多錢!」

風雪婷驚恐地看着夏詩然,祈求一般地說道。

「風雪婷,你給我滾開,她搶了你的男人,之前你不是恨不得她死嗎?現在機會來了!你放心,不會有人知道這件事情的。」

夏詩然瘋狂的說道,她一步一步地走近了風驚落,抓起了她的衣服。

當她準備將她推下去的時候,風驚落也抓住了她的身後的衣服。

她先一步主動地向後倒去,而夏詩然的眼眸中浮起了驚慌,她害怕地想要向後退去,可是卻已經來不及了。

風驚落已經提起了全部的力氣,抓着她與她一同墜落而下。

「不,姐,不要……」風雪婷眼睜睜地看着風驚落跌落下去,她伸出手,可是連風驚落的衣角都觸碰不到。

……

聽着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風驚落湊在了夏詩然的耳邊道,「其實,就算你不動手,我也很快會死掉,但是我沒想到,你竟然這麼迫不及待地來給我陪葬……」

說完,風驚落看着下面燈火通明的馬路,緩緩地閉上了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