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5日,

DNFWCG個人賽圓滿結束,二名參賽選手在比賽結束後,並沒有走,而是各自站在一邊,二人的眼神當中,都帶着調謔。

「不錯嘛,居然混到全國冠軍了。」紅眼玩家冷笑着說道。

「哼,你有資格評論我嗎?你這個連八強都沒有晉級的垃圾!「另外一人嘲笑的看着他,他的眼神不像是看一個人,倒像是看一個毫不起眼的微生物。

「別以為你他媽得了個全國冠軍就了不起了,中國有三百二十萬多萬玩家,高手如雲,像你這種瞧不起別人、自私自利的人,這輩子也就只有眼前這點成就!」

「喲,狗東西,你這張嘴倒是挺會說的啊,你們紅眼玩家那麼多人,我怎麼就沒見到一個打比賽呢,我怎麼就沒見到一個人能打敗我呢!也對,像紅眼這種垃圾職業,也就你們這些小學生玩玩。」

「你別欺人太甚!滅魂的實力足以完爆你!」

「滅魂?哎喲喂,別開玩笑了,完爆我?我怎麼沒見過他打比賽呢,連賽場都不敢進的垃圾,你也配把他提出來?」

「別忘了,三年前,你被一位紅眼玩家虐成什麼樣子,他是滅魂的徒弟,你連人家徒弟都打不過,還配說別人的不是?」

「你說那個殺神是吧,沒錯,三年前我是輸給他了,但是從那以後,他就消失滅跡了,指不定人家早就出車禍失憶了,滅魂因為忙着和網通區的公會大戰,所以沒有時間管你們,現在沒有人替你們出頭!」

「你別囂張,即使我打不過你,也一定會有人打得過你的,紅眼玩家遲早有一天會崛起!」

2011年,6月26日。

中國湖北省荊州市的一家名為「刺激」的遊戲廳里。

「哎,看見沒,那1號機上那個男的運氣真好啊,贏了一大袋子錢,想必一定不少吧。」幾名長期混在這裡的賭客小聲的議論着。

「可不是嘛,他從昨天開始就在這了,聽人說他一天之內把一台機子裡的錢打空了十幾次呢,怎麼着也賺了幾萬吧。」其中一名馬面中年人說道。

「我草。幾萬!天啊...這他娘可是一塊錢的老虎機啊,要是換台檔次高點的賭博機,那還得了啊!」另外一人感嘆着,他想了想,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疑問道:「不會是那台機子有問題吧?」

「機子有問題?」先前說話的那人臉色一變,不爽道,「有個屁的問題,就在他來之前,我在1號機上就輸了一千多塊,他娘的,壓了上百把才中了幾把。」

幾人爭論的對象正是坐在1號老虎機座位上的一名青年,年紀不大,看上去倒像是個學生,模樣普通,清秀有餘,帥氣不足,一身得體的黑色服飾。他此時正忙着將從機器里出來的一堆一元硬幣往一個超大的袋子裡面裝,「唉,又打空了。」他已經記不清楚這是自己第幾次把老虎機里的硬幣打空了,這次他下定決心下次再也不來了,因為玩這玩意實在是太無聊了,他是一個好運的人,他一直都這樣認為,但是他卻不是一個愛財的人,不然十壓九中這麼好的運氣他早就利用到賭場裡大幹一場去了。終於將硬幣全部裝完了,江濤提着袋子感覺了下重量,沉甸甸的,不用二隻手根本就拿不下,於是他抱着這麼一大袋子錢找老闆換成紙幣準備離開。

但那老闆一改之前的柔和的口氣,擺了擺手,臉色發青的他不耐煩的說:「自己去銀行換去吧!」

青年思索片刻,終於還是決定放棄,無奈一笑,看來他非常不想理睬自己啊,不過也對,誰叫自己贏了他三萬多呢,換成別人贏了那麼多錢恐怕早就氣的吐血了,看來這位老闆也是『久經沙場』的老人物了,這麼能沉得住氣。青年也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在周圍人羨慕的目光下走出了遊戲室,走了一段距離,正當他決定去銀行把這些硬幣換成紙錢的時候,突然被幾人攔住了去路。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青年疑惑的看着將自己團團包圍的三個滿身肌肉的大漢,問道。

「什麼意思?哼,贏了錢就想跑?」三個大漢當中一個貌似是領頭人物的人怒聲喝道。

「把錢留下,你走,不然,嘿嘿,別怪我們事先沒和你打招呼。」其中一名大漢不懷好意的盯着江濤,邪笑着說道。

就是再傻的人也知道遇到了什麼事情,江濤冷笑一聲,沒想到那家遊戲廳的老闆是這麼一個輸不起的人,看來是自己高估他了,想到這,江濤反而冷靜了下來。思考片刻後,他故作驚慌的點點頭,「這是你們要的東西。」說完,將手中的大袋子使勁的扔向正前方那名領頭的大漢臉部,原本見江濤驚慌的樣子領頭大漢心裡還有些小得意,可當他看見一袋裝滿一元硬幣的錢袋向自己飛來時,他再也得意不起來了,張大了嘴不敢相信的看着露出邪惡笑容的江濤,這個變化實在發生的太快,快到大漢連躲閃的反應都沒做出來就被有石頭那麼重的錢袋給砸在了腦袋上,頓時,他只感覺眼前金星閃爍、天旋地轉,一個步子沒走穩栽倒在地,緊接着成千上萬的硬幣從錢袋裡掉出來全部壓在他的身上,只聽見他慘叫幾聲之後便被錢給砸昏死了過去。

另外二名大漢見到自己的老大居然這麼快就倒在了地上,人還處于震驚狀態,根本就沒反應過來,江濤趁此時機竄到一名大漢身前,對着他的胸口就是二記重拳,大漢慘叫一聲飛倒出去,另外一人這時終於反應過來,見到自己的二名同伴都被打倒在地,怒從心起。他掄起手中的拳頭想也未想就朝青年一拳猛揮過去,哪只青年早有準備,在大漢拳頭離青年的腦門只有幾寸的地方時,青年身子像是一條泥鰍巧妙的躲了過去,大漢一拳未中,暗道不好,自己這般魯莽的進攻,不是把自己的後背完全留給敵人了嗎?他剛想撤身滾出去,可身子還未動,只感覺背後一陣劇痛,他轉身一看,後背上插着一把匕首,一把雕刻着金色花紋的匕首!

將匕首從大漢後背抽出來,鮮血作噴泉狀不斷的從傷口處湧出來,大漢又是一陣慘叫,他死死的捂着後背的傷口,冷汗順着額頭滴落在地上。江濤微微一笑,走過去踢了他一腳,聲音冰冷的說道:「不好意思,讓你們失望了,我並不是一個任人宰割的毛頭小子,我是一個壞蛋,一個不擇手段的壞蛋!」

那名大漢知道自己惹上了不該惹的人,他感慨一聲,背後的劇痛讓他無力說話,有些失血過多的他漸漸的失去了知覺,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江濤搖了搖頭,再看另外二人時,帶頭的大漢早已暈死過去,還能站穩的只有一人了,他此時驚惶的看着江濤,隨着江濤一步步的接近,他的心也一點一點的涼了,後背的冷汗早已將內衣濕透。二人的距離越來越近,近到二人都能感覺到對方的呼吸,江濤將臉貼近大漢的面孔,大漢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嚇得渾身發抖,江濤見狀笑着說:「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做江濤!」

「啊、啊?」大漢一楞,顯然不知道江濤是什麼意思。

江濤也不解釋什麼,他盯着疑惑看着自己的大漢,笑着說,「快送你朋友去醫院吧,晚了他可能就會失血過多而死了。」說着,他向被自己一刀扎進後背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大漢努了努嘴。

大漢這時終於反應過來,他感激的向江濤一點頭,說聲謝謝,趕緊跑過去將自己的同伴從地上攙扶起來背在後背上向醫院跑去,剛跑沒幾步,他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轉過身看着被錢砸昏倒在地上的老大,又看了看江濤,沒說話。江濤哪能不知道他的意思,他笑着說:「你送你同伴去醫院吧,你老大交給我。」

見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江濤暗自點了點頭,這人的確夠義氣,「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他的。」

這句話如一粒定心丸,大漢算是暫時放下心來,其實他就算不想答應也得答應,因為他現在根本沒有和對方討價還價的餘地,他當然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毅然的做出決定先送同伴去醫院,回頭再想辦法救老大。

待青年走遠後,江濤看着被錢砸暈的領頭大漢,笑着說:「別裝死了,起來吧。」

大漢心中暗驚,可他依然死死的閉着眼睛,身子紋絲未動。

「別逼我用殘忍的手段把你弄起來,你現在起來是最好的時機,要是把我惹生氣了,那你會死的很難看!」江濤冷聲道。

「你…你是怎麼知道我是裝的?」大漢從地上站起來,他這一站起來,原本壓在他身上的硬幣全部都掉落在地上,硬幣掉落在地上的「碰碰磕磕」聲不絕於耳,在地上形成了一片大面積的錢堆。

「猜的。」江濤笑着說。

「猜的?」大漢不敢相信的盯着江濤,年紀不大,二十歲左右,身體瘦弱,模樣實在是太普通了,屬於在人群里一撈一大把的那種,眉梢細長,只是一雙眼睛顯得炯炯有神,這在這樣一個普通人的身上實在顯得有些特別。除了眼睛之外,大漢實在是看不出江濤有什麼特別的,但就是這樣一個普通的人將自己二個兄弟給打傷,並且還是在眨眼之間的事情。

「沒錯,的確是猜的,不管你相不相信,既然你現在起來了,已經沒事了,那就去醫院看看你的手下吧。」

「他們不是我的手下,他們二個是我的兄弟,親兄弟。」大漢解釋說道。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呢。」江濤說道,他看了看地上一大堆的硬幣,又說,「這些錢全部給你,大概有一萬塊吧,算是我對把你兄弟刺傷的一些補償吧。」說完,江濤不顧大漢驚訝的表情,轉身離開。

「江濤,我的名字叫做王小鬼,你的恩情我王小鬼記住了,日後一定報答!」背後傳來大漢的呼喊聲。

王小鬼?這名字挺有意思的嘛,江濤無奈一笑,現在真是什麼千奇百怪的名字都有,擺了擺手,表示明白,但並沒有停下向前的腳步。

看着江濤走遠的背影,王小鬼第一次有了一種徹底臣服的感覺,他心中仿佛有一股火焰在燃燒,不甘寂寞的心終於找到了值得一生去追隨的目標。

再說江濤,他和王小鬼告別後,反倒是不知道該去哪裡了,他是來這裡上大學的,但是開學的時間還有一個月,整天住在旅店裡,時間短了還好說,可是時間一長,覺得實在是太無聊,於是便去遊戲廳里玩玩老虎機,希望能夠將這一個月的時間耗過去,卻不曾想自己竟然如此好運氣,惹出這等麻煩,江濤嘆了口氣。回去一個人太無聊了,不如到街上走走,江濤決定之後便漫步在街上,路過一家網吧門口時,江濤停下了,上網是個不錯的消磨時間的方式啊,於是乎,江濤走了進去。

這家網吧是全市最大的一家網吧,裡面設有500台電腦,網速自然不用說,4M光纖,500台電腦同時使用都不會卡一下。而且這裡距離自己以後的學校也不過幾分鐘的路程,所以江濤決定把這裡設定為自己的長期據點,他用自己的身份證辦了一張會員卡,在裡面充了1000塊,網吧會員充值有優惠,沖1000送五百,所以江濤的會員賬號裡面餘額頓時便從0變成了1500。

上網玩遊戲是最打發時間的了,江濤並沒有喜歡的遊戲,他環視網吧一圈,發現大部分上網的人都在玩一種叫做DNF的遊戲,正當他考慮要不要也去試試時,從身旁跑過去二名初中生模樣的學生。跑在前面的學生好像家裡着了火一樣,完全不顧後面同伴的呼叫聲,「快搶機子,快搶機子,DNF出70級了,我要第一個升到70級。」

後面那名少年氣喘吁吁的說道:「哥,我們這樣偷偷跑出來上網,媽媽知道了又會打我們的了。「

「草,你別烏鴉嘴了行不,快點過來開機登遊戲,咱們二人組隊一起升級,我他娘就不信了,班上那個滿臉麻子的班長可以爆到一把流星落,我長這麼帥,肯定能爆到比流星落更好的裝備!「

二名少年戴上耳機,組隊做天界的任務,去刷根特防禦戰了。

江濤見那個大一點的少年旁邊有一台空機子,坐了下去,打開電腦,像模像樣的將DNF這個遊戲打開,隨即彈出來的一個選擇大區列表可把江濤給難住了,這裡屬於湖北省嘛,自然要選湖北大區了,但是湖北大區有七個小區,湖北一區到湖北七區。正當江濤舉棋不定的時候,旁邊放着紅眼覺醒的少年見江濤也是玩DNF的,興奮的問道:「你也是玩DNF的啊,你在哪個區?」

「哦,我是新手,才剛剛開始玩,我還沒想好該選哪個區呢。」江濤回答道。

「那你進湖北四區,我們這裡的人都是玩這個區的。」少年邊說邊操控着自己的遊戲角色打怪,放技能。

江濤選擇好遊戲大區,登上QQ賬號和QQ密碼之後,進入了遊戲,等了一會,一排頻道列表出現在江濤眼前。看着遊戲界面上橫七豎八的遊戲頻道,江濤一下子犯了難,不知道該進哪一個。

「我草,你不會連該進哪個頻道都不知道吧。」少年驚訝道。

江濤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說道:「我不知道。」

「草,死菜鳥!」少年暗罵一聲,突然,他靈光一閃,片刻之後,他搓了搓手說:「你請我喝飲料我就告訴你該進哪個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