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在搖晃着,穆楚猛然睜開雙眼,伸手揉了揉有些疼的額頭。

「走快點兒,你們幾個沒吃飯嗎,要是耽誤了時辰,誰也甭想領到銀子!」

「是,是……我們這就快走!」

一道有着幾分嬌柔做作的婦人聲音從外面傳來,隨後幾個男子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穆楚皺了皺眉,一把將面上的蓋頭拿了下來,她總算知道自己為何會感覺搖晃了,她現在應是坐在車裡,不對,是坐在古香古色的轎子上,而且身上還穿着大紅色的嫁衣。

一幅幅不熟悉的畫面在腦海之中流動起來,穆楚有一種想要罵娘的感覺。

她竟然……穿越了。

前一刻,她還站在敵國軍事大樓的廣場上,被眾多敵軍用槍彈指着光榮就義,身體被爆炸的力道撕碎的感覺還讓自己的靈魂隱隱作痛,不曾想她現在竟然成了別人,還坐在了花轎上,就要嫁人了。

沒錯,依記憶看這具身體應該要嫁人了,還是嫁給這個國家皇室之中的王爺。

這個皇朝名為天啟皇朝,她這具身體,便是天啟皇朝丞相府的嫡小姐,而且是堂堂公主之女,未出生便同皇上的親弟弟璃王指腹為婚。

奈何,公主難產而死,她爹給她找了個繼母,又因恨她害死了心愛的女人而對她不管不問。她小時臉頰無意劃傷留下一條醜陋的疤痕,又在毫無溫暖可言的深宅大院長大,終於養成了懦弱無比的性子。

這次,是被人下了迷藥,塞進轎子裡的。

穆楚深呼吸了幾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分析現狀。

今天,丞相府一次嫁兩個女兒,一個是她,另外一個是她的妹妹。

同父異母的妹妹。

一個月前,她和璃王的大婚將近,穆丞相府的三小姐公開在外面說出了喜歡璃王一事,甚至願意為了璃王,和自己的姐妹共侍一夫,甘心為妾。

娥皇女英的好名聲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傳遍了整個京城,偏偏只是她一人是到大婚前一天才知道這件事。

穆楚只覺好笑。

怪不得那穆雪會自願為妾,原來早在那時便算計好了今日。

她是從偏角小門裡被抬進去的,而她妹妹穆雪,卻是被正大光明的,八抬大轎娶進了府。

到底誰為妻,誰為妾?

「往哪裡走呢,這邊這邊,別讓人看到了,就她那樣還想嫁給璃王做正妃,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看看自己什麼德行,璃王殿下願意讓她當個妾已經很抬舉她了……」

扭捏的聲音還在繼續,穆楚猛然抬起頭,雙眼一寒。

「砰砰砰!」

一連串的敲門聲從前方傳出,原本說話的婦人低聲道:「快開門,人我已經送過來了!」

吱呀一聲,厚重的小木門被人打開,鎖鏈的聲音嘩啦啦響起,只聽一個婦人說道:「快送進來!」

帘子被人撩開,站在轎前的花嬤嬤驟然一愣。

那婦人急了:「怎麼會醒了呢,快抬進來,快點兒!」

幾個身材魁梧的男子聽到那嬤嬤的話,立刻上來抓住穆楚的手,用力一拽,一股大力從手腕上襲來,穆楚不受控制的被人拉下了轎子。

「你們看着我幹什麼,將她給我塞進院子裡,若是出了什麼差錯,你們一個也跑不了!」

那嬤嬤的聲音帶着十足的兇狠,仿佛逼良為娼的老鴇。

穆楚心中怒急,可是身子因為剛剛中了迷藥太弱,抓住自己手臂的手,仿佛鐵鉗一般。

若是在以前……她非要一下子將這些敢碰她的人的手臂擰斷不可。

喜帕落在地上,露出了一張額頭上帶着疤痕的臉,穆楚抬起頭,一雙血紅的唇看起來有些駭人:「我才是真正的璃王妃,你們這是要帶我去哪兒?」

花媒婆被穆楚喊的心頭一跳,她明明聽說這個相府的大小姐是個軟柿子,連句話都不敢大聲說,今天更是被人用藥昏迷了裝在轎子裡送過來的,怎麼到了關鍵時刻就醒了,還這般兇狠,難不成這人是弄錯了?

穆楚趁着眾人愣神的功夫,悄然觀察着四周的環境。巷子裡靜悄悄的,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她身上穿戴很是厚重,穆楚也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打得過面前這四個大個兒的漢子。

見對方像是下定了決心要將她送進那小門裡去,穆楚雙眸一瞪,忽然勾起唇角,悠然一笑:「救命啊,非禮啊……有人非禮啊……」

抓着穆楚的兩人已經將她弱小的身體整個拎起來了,穆楚緊緊的抓住一旁的門框,瞪着眼睛看着在一旁叫囂的花媒婆,她張嘴,用盡全身的力氣對準了一個男人的手背咬去。

就在此時,巷子不遠處,緩緩駛來了一輛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