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出來了,從此我自由了。」

走出監獄大門的那一刻,林楊的心裡滿是激動。

回想起當初的往事,回想起自己的女朋友,林楊激動的心更多了幾分迫切。

可看到前方冷清的街道,林楊激動的心情如被澆了一盆冷水,充滿了失落,他最愛的人沒有來,甚至他的家人都沒有來。

「爸媽,小妹,婷婷,或許你們不知道我今天出獄吧?」

緊握着手裡的背包,林楊苦笑着安慰自己。

「哥!」

就在林楊心情失落的那一刻,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抬頭望去,一名騎着自行車,扎着馬尾辮的樸素女孩出現在他的眼前。

「小妹!」

林楊失落的心情瞬間充滿了驚喜,朝着小妹林允跑去。

「哥,你總算出來了。」

林允紅着眼睛跑來,兄妹二人緊緊地抱在一起,林允痛哭,淚水打濕了林狂泛白的衣衫。

林楊也是雙眼泛紅,眼淚在眼圈裡打轉。

「小妹,爸媽呢?婷婷呢?」

「對了哥,先別說了,我們快去醫院,爸住院了。」

聽到林楊說起爸,林允連忙掙脫林楊的懷抱,充滿淚水的俏臉滿是焦急。

「什麼?爸住院了?!」

林楊一愣,喜悅的心情瞬間降到了冰點。

「恩,就在縣裡的醫院呢,先別說了,我們快過去。」

林允一邊擦着眼淚,一邊催促到。

「哦哦,好。」

林楊連忙答應了一聲,兩個人騎着自行車急匆匆的趕往縣醫院。

縣醫院,一件普通的病房內,一名中年女子正給病床上的中年男子擦拭着身體。 

「媽!」

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林楊眼圈一紅,連忙跑了過去。

「楊子,我的兒子!」

中年婦女看到林楊,眼淚直接流了下來,一把將衝來的林楊抱在懷裡。

「媽,媽,我回來了,回來了。」

這一刻,林楊再也忍不住了,靠在老媽的懷裡,淚水止不住的流下。

「好,好,好孩子,出來就好,出來就好。」

田翠雲抱着兒子,哭着說到。

「媽,我爸這是怎麼了?他怎麼住院了?」

好一會,林楊止住眼淚詢問起來。

「你爸在山上幹活被石頭給砸了,正昏迷呢。」

「什麼?砸哪了,嚴重嗎?」

看着昏迷中的老爸,林楊的心頓時提了起來。

「大夫說需要觀察,什麼時候清醒還不知道。」

田翠雲開口,眼神明顯黯淡了幾分。

「我知道了媽,我給老爸看看。」

林楊深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平靜一些,這才邁步來到林騰山的身前,右手搭在老爸的脈門上。

這三年,林楊在監獄中可不是白過的,在那裡,他偶然得到了一份來之遠古神農的傳承,那古籍叫做神農典。其中記載了修煉法門和大量的知識.而這三年來林楊牢記了那些知識,更是利用那些知識治病救人,結交了不少大人物。

也正是因為這些大人物出獄後的運作,這才讓判了八年的林楊在三年內走出監獄!

「顱腔內積壓着大量的淤血,壓迫了神經,這需要開顱手術。」

感受着老爸的脈搏,林楊心中暗道。

「該死,我現在的實力還太弱,如果達到練氣一層,施展九天回命針就可以治好老爸,可我現在還沒達到練氣一層。」

想到這,林楊的心裡更加焦躁了起來。

「恩?按照老爸現在的病情來看,一個月內不會有什麼問題,只要一個月內我達到練氣一層,我就可以治好父親,只是,這需要大量的錢!」林楊在心中快速的思索着。

「楊子,你懂醫術嗎?你爸他現在怎麼樣了?」

看着林楊不斷變換的臉,田翠雲忍不住的問到。

「啊,媽,你放心吧,我有辦法的。咱們家現在還剩下多少錢?」林楊急忙問到。

「錢?家裡加起來就剩下幾千塊錢了,你爸昏迷這一個多月把咱家的家底都掏空了,就連允兒的學費都被花了,而且還欠了不少外債。」

提到錢,田翠雲的心裡滿是苦澀。

一旁的林允心裡也不好受,她可是考上了燕京的大學,可如今卻沒了學費。

聽到家裡的情況,林楊的心也沉了下來,看來因為老爸的原因,家裡的負擔很重啊!

「媽,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既然回來了,家裡的債務我來扛,小妹,你也放心,哥哥一定會讓你上大學的!」

看着老媽和小妹,林楊很認真的說着。

「哥,我真的可以上學嗎?」小妹林允的嚴重充滿了驚喜。

「恩,一定可以的!」林楊再次說到。

「楊子,你剛出來,不着急,何況你妹妹也大了,過個一兩年就嫁人了,上不上大學也沒事。」田翠雲連忙說到,她擔心自己的兒子太累了。

聽到老媽的話,林允的神色再次一暗。

「媽,你放心好了,我既然這麼說,自然有辦法。你們先在這裡照顧我爸,我先回趟家。」想了想,林楊說到。

「恩,你先回去吧,這裡有我跟允兒就夠了。」田翠雲也是開口說到。

林楊答應了一聲,要了家裡的鑰匙,快速的離開醫院。畢竟老爸的病不等人,林楊要快速的想到賺錢的辦法,而他的腦海中已經有了主意,就等着回家驗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