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飛霜,你清醒一點分析一下,你是被它們嚇怕了。」

「飛霜,你不能怕它,你永遠怕它,才會永遠被它踩在腳下,才會永遠在它帶來的恐懼之中。我們不應該這樣。」

聽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飛霜才從極致的恐懼中慢慢回過神來。

確實,大家說的都有道理,她也在用盡全力克服這個困難。可是到那個關鍵節點的時候,自己又成了那個打退堂鼓的人,是那個不停不停後退的人。

倒是讓人看笑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