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一聽,心裡便好像墜了千斤重的石頭。

跟白麒的突然交好,只是個意外。

如果他們真正和白麒正面打鬥的話,可能根本不是白麒的對手,說不準,就和那些之前來落岩山脈的人一樣,死在了白麒的手下。

來者,如果真的是連白麒都緊張害怕的存在的話,那他們可是真的沒有信心與那物一較高下。

慕容翼很是焦急,他迫切地想知道相關的事情,來明確他們逃脫的可能性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