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還沉浸在白麒和他們交好的愉悅之中,完全沒有察覺到有一陣突如其來的壓迫感出現在他們周圍。

那感覺離他們特別近,且是越來越近。

那種力量極具攻擊力,且根本不同于飛岩獸與白麒帶給他們的那種感覺。

這種感覺更為致命,像是一種警告,多於那種的警告。

連帶着,場上的氣氛開始變得緊張起來,整個地方像是被籠罩着一種絕命的信號,在之間涌着不一樣的殺戮之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