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曆258年,世界已經從200多年前的分散一個個國家變成了一個大聯邦,以前的國家變成了現在的一個個地區,大體的分布還是和258年前一樣,世界的格局是從那瑪雅預言中的世界末日那一天開始改變的。舊曆2012年,本來被稱為是世界末日的一天,白天天上開始下起了流星雨,不過並不是像電影裡放的一樣隕石撞地球,而是一陣一陣的小型流星划過,藍色的軌跡連白天的天空都能清晰可見。流星雨連下3天,落下的都是一些小隕石,雖然有一些運氣不好的人被隕石砸中了,但那畢竟是少數人。之後人們發現了這次流星雨掉落隕石的不可思議之處,只要將這類隕石放如水中就能直接分解水變成氫氣和氧氣,這個意外的發現使人們不用再為資源的危機感到苦惱,當然也引發了第三次世界大戰,為了爭奪藍星各國的戰爭爆發,好在戰爭只持續了半年就結束了,戰後人們對隕石的研究開始了,從那時起開始了又一次快速的發展,後世的人類稱那場流星雨為「神賜」而那些隕石被稱為湛藍之星。到現在科學家們還是沒有研究出藍星的結構。藍星就像是神的恩賜,但神又不允許人們去開發他,所以藍星的核心部分被稱為神之禁區,意為人類無法探索的區域。

叮叮叮……

「好了,這節歷史課就上到這裡,同學們回家要好好複習今天老師講的知識,明天上課老師要檢查,好,下課。」

終於下課啊,蛋疼的歷史課總是講一些誰都知道的事。

我的名字叫葉靈,現在是新曆258年9月1日,今年是我16歲,我算是一個孤兒,父母從下生下我以後就不見了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兩個,奶奶在我9歲那年就過世了,而我對父母的記憶只能從那些老照片中獲取。他們給我留下了一筆很大的財產,足夠我過完這一輩子的財產,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身體很奇怪,我的反應很快,跑步也很快,但只限定於100米,我的力氣很小比某些女孩子都小,因為是孤兒而且身材矮小所以從小沒少被人欺負。我父母給我留下的財產中最珍貴的是一顆大約直徑3厘米的藍星,這是我見過最大的藍星,甚至比紅星中央博物館的鎮館之寶還要大,在父母留給我的話中他們告訴我不能對任何人說這個秘密,而我也將這個秘密藏在了心裡。我一直將這顆藍星佩戴在胸前的項鍊中,從沒有讓人看過。因為與某個女孩子的約定我將這顆藍星叫做螢月。

下課了,現在是夏天,傍晚的林蔭道,清涼而愜意,路邊的樹上長滿的果子,校門口的小河中水很清,三三兩兩的學生走在回家的路上。深夏的江南,一片鶯鶯燕燕,江南盛產美女天下公認,在這個叫做磐城的小城中沒有工廠,到處山上水水,短裙美腿,好一派美麗江南風景。這是高三的第一天,現在的教育沒有了繁重的作業,孩子們可以有很多的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愛好,不喜歡運動但是喜歡看比賽,不喜歡舞文弄墨但是喜歡看一些書籍,可說我就是那种放在人群中比比皆是引不起人們注意的人,唯一讓人注意的地方就是長的還算是好看,當然不是那種帥氣,僅僅是好看而已當然這樣引來了一些麻煩。

我走着走着,後面傳來了聲音:「靈等等」

回頭是一個男生和兩個女生對着我揮揮手,男的叫王天楠,身高184,,整一個東北漢子,女的一個可愛鍋蓋的頭的叫鄭昕舞,這兩個是我的死黨兼鄰居,也是我唯一三個朋友,是從小到大的朋友。天楠是一個很講義氣的人,每次我受人欺負總是他幫我。昕舞是一個外表美不勝收惹人喜歡的女孩子,明眸皓齒,劉海剛剛遮住眉毛,穿着粉紅的上衣T恤,白色的熱褲還有那若隱若現的,她很美,美的很清新,不帶任何的脂粉氣,如果不是一起長大,沒看過她大口喝水,罵髒話的場景的話我還真會誤以為她是那落入凡塵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另外一個女生是天楠的女朋友,叫慕容悠悠。是個很漂亮的女生,略帶點淡妝姿態優雅,一看就知道大戶人家的孩子,不過沒有那種公主的嬌氣,反而是假小子的那種性格,當然彪悍的內心掩飾不了她高貴的外表,一身淡紫色的連衣碎花裙,還有那限量版的包包,我甚至覺得她的鞋帶也比我這一身雜牌的衣褲加上內褲都貴。

見到天楠我很高興的說:「今天怎麼這麼晚出來,你平常不都是最早衝出來的嗎?」

「就不行我多學習一下嗎?」

她的女朋友悠悠說:「說着你自己信嗎?」

這時候拐角里走出來四個人,領頭的那個染着一頭棕色頭髮的人說:「天楠兄弟學習我們都信。」

天楠聞聲往後一轉,一見到來人不由的一怒:「程峰,你來這裡幹什麼。」

程峰聳了聳肩,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流氓樣說:「我怎麼就不能出現在這裡了,我就喜歡走這裡,我就喜歡跟昕舞美女一起走。」說着走到了昕舞的旁邊,伸手想要去碰昕舞但是被昕舞依仗打掉,這群人是在學校裡面橫行霸道的混混,還不是仗着老爸好,最前面的棕色頭髮是程峰,緊隨其後的黃毛是馬驚鳴,其他的兩個不認識。

看到昕舞拍開了他的手,程峰淫笑着說:「呦,昕舞美女不是這麼不近人情吧。」

昕舞憤怒的說:「程峰你注意點,這裡可是學校。」

「學校怎麼了,那你不喜歡在學校裡面,咱到外面去。」

我站到了程峰和昕舞的中間,程峰高出了半個頭,看到我出現十分鄙視的一笑說:「呦呦,這不是葉靈嗎?小子是不是之前打的不夠居然還敢出來。」

以前他們看我好欺負也打過我幾次,由於身單力薄只能挨打。

天楠一把把程峰拉到了一邊說:「當我不存在嗎?你們想要動我兄弟打過我再說。」

程峰明顯的有些忌憚天楠,天楠在學校里基本上是罕逢敵手,就這塊頭就可以嚇退一大群人了。程峰也沒有和天楠硬碰而是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我說:「你等着。」然後帶着人就走了。天楠看着他們不屑的說:「一群酒囊飯袋就會欺軟怕硬,要不是有錢有勢早就被開除了。」

看着他們走了我自己過幾天我肯定要被揍了,我就像是一個出氣筒,沒背景沒後台經常被人打,有些人一有不爽的事情就會來打我,要是天楠知道了就會幫我去打回來,但是我不想他們知道,他們是我唯一的三個朋友我只想他們和我在一起的時候都是開心的記憶。

我們四個人七嘴八舌的往家的方向走着,沒有什麼污染的小城十分的漂亮,怡人的風景,人造的各種鳥類和動物,由於前面百年時間的過度開發,現在地球上的生物只剩下了人類還有豬狗之類的生物,什麼鳥類,動物園的野獸都是人造的,我能從電視節目裡看到以前的世界真是的動物在跑,我十分的不喜歡這個世界,可能是因為我自己的弱小吧,雖然我希望我自己能變得強大但是我做不到,心中的苦悶沒有人知道。

講着講着悠悠忽然說:「你們知道華夏博物館的藍星被盜的事情。」

「之前聽說了,但是不怎麼相信,那可是有很多衛兵把守的,是什麼人能有這樣的能力居然能把藍星給偷走。」天楠若有所思的說。

悠悠又接着說:「我聽說是那個全球最高懸賞的瘋子博士,抓到他的話可以得到政府頒發的二十億獎金,提供線索也有兩百萬。」

我了解時事花邊都是從悠悠那裡聽來的,對悠悠問:「什麼人啊,怎麼懸賞這麼多,兩百萬那都是一般人一輩子才能賺到的錢了,居然只是提供線索就能得到。」

悠悠嘟了嘟嘴說:「我也不知道這瘋子博士是什麼人,只是全球懸賞的,上網就能看到,給你看看他的照片吧。」說着拿出手機給我看了一個人的照片,就是瘋子博士。

沒有再去想這件事情,而是專心的走路。

沒有任何預兆一個聲音傳了到了耳朵里:「愚蠢的人類。」

我抬頭往上開,一張巨大的人臉出現在天空上,滿臉的鬍子大家也都抬起了頭,能認出來那就是剛才悠悠給我看過的瘋子博士,然後瘋子博士又開口說話:「終於,終於我研究出來藍星的秘密了,哈哈,想要殺我,你們就都跟着我一起去死吧,你們研究了這麼久沒有任何結果的藍星我已經研究出來了,接下來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剛說完就是狂風大作,巨大的壓力憂傷而下,將我死死的壓向地上,看着身邊的幾人也是一樣,我們拉起了手但是最終我還是沒有能抵擋住這壓力,眼前一片的漆黑,意思開始變得模糊,最後失去了意識只聽到耳邊響起一聲:「叮,歡迎來到了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