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着小電驢,秦小亞忽然想到那年還在讀書的時候,和葉水墨剛認識的樣子,那時候葉水墨還沒懷寶寶呢,兩人最討厭的就是那個小學妹。

然後她想起了張曉輝,那個從父母進監獄之後就一直關心自己的大哥哥,最後還去了Z大,就是為了就近照顧她。

想啊想,就不免想到那段灰暗的過去,她從未和父母說起,在父母的心裡,對女兒的愧疚也僅僅存在於無法陪伴她成長。

秦小亞堅定到死的那一天都不會和父母說這件事的,痛她一個人承受即可。

她想了很多,甚至連在洛杉磯那個短暫的黃毛男友都想了,最後落到王奇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