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了!」葉淼低吼,麻利且不失溫柔的把人塞進車裡,見人還往林楓的方向看,索性把人掰正,熱辣辣的親吻一通,把人吻得暈乎乎的。

沉默到家,沉默的給人倒了杯水,葉淼沉默的想獨自去書房消火,然後就被不想沉默的葉水墨拽住。

葉水墨根本就不需要用力,只是坐着抓他袖子,他便不會動。

「快說為什麼生氣,不然我就不讓你走。」

又是一陣沉默,「那天,你和他在咖啡廳,我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