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6點整,所有人都有20分鐘的時間洗漱,她要忍受着劣質牙膏牙刷的感覺,還要忍受那些女孩身上臭臭的味道。

監獄規定的15分鐘吃早飯,那些早飯在她看來,只是存在於電視裡的情節罷了,最開始入監的三天內,她幾乎沒吃多少,暴瘦了好幾斤,後來敗給了飢腸轆轆的肚子,到現在這些絲毫算不上美食的東西她也已經能夠坦然吃下。

吃完早飯後他們需要再回去整理房間,也有15分鐘,女生們都整理得特別慢,也都在這時候會聊天,王飛飛從來不和這些人搭話,他們聊天的內容她也不在意,如果不是因為種種事情,她和這些女人不會有任何交集。

生產間距離監區也只需要走五六分鐘的路程,一進入生產間,新布料十分難聞的氣味就會往鼻子裡串。他們負責給一家運動品牌的鞋子車底,車間的另外一端已經堆滿了鞋子,甚至連走廊都被占去了一半,王飛飛是學得最快的人,但她絲毫不會因為這種事感覺到任何的愉悅,生命是如此的寶貴,她卻要浪費聰明才智耗費在這個地方。

公開探監的日子,絕對是沒有人來探視着,這一點她早就明白,前夫現在巴不得她死在牢房裡或者一輩子都不出去,而王家人更是指望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