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海卓軒回來找她,否則她不敢去,而一旦對方抽身離開,她捨不得以前那些好日子,此時卻是懊惱不已,如果當時安分守己的話肯定不會弄到這個地步。

到了醫院,她希望和傲雪談一談,或者乾脆不再提起這件事,等老太太出院出院之後就繼續做下去,就當那件事沒有發生過。

還沒走近,就聽見裡面的說話聲。

「你今天的狀態不錯。」傲雪坐在床邊,對着神采奕奕的老人道。

她口中狀態不錯的老人仰面躺在床上艱難的呼吸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天花板,裡面沒有半分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