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跟了出去,「我和你一起去,這事我也有責任。」

司文冰默許,兩人一前一後走出客廳。

葉淼摸摸老婆,用眼神安撫,只想着能夠趕快把把王飛飛那個女人抓住。

王飛飛似乎沒想過要藏起海子遇,司文冰以前就是幹這行的,要找一個人,而且是一個並非目標之物的人也不是很困難。

酒店經理一直在嘀咕,「我們這裡不可能藏人的,每個人來這裡都要進行身份登記,如果有問題我們不會放人的,我們這可是專業安全的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