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沒想到,你會被這麼一點點錄音打敗,你自己也沒想到吧。」葉水墨擦了擦墓碑上的照片,輕聲道:「寶貝,媽媽已經把欺負你的壞人給捆來了,你要是泉下有知,一定很開心吧。」

王飛飛撇過頭不去看墓碑上的笑臉,卻被人揪住頭髮硬生生扯了過來。

她吃痛,同時尖叫着掙扎要離開,整齊的頭髮被弄得狼狽散亂,被葉水墨壓在地上。

「葉水墨,你以為我不難過嗎!她也是我女兒,你以為我真的鐵石心腸到這個地步。」她哭喊着掙扎而起,臉上的妝容都被弄花。

「她不是你女兒,勁寶的媽媽只有我一個!」葉水墨恨恨道,「我要你在進寶面前道歉,抽自己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