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感還是搶先一步占據大腦,他抖開煙蒂,快步走上,伸手的時候手掌都在抖動。

直到掌心撫摸到真實的溫度,他呆了呆,然後笑了。

葉水墨握住他的手背,也跟着笑了,「醉鬼,昨天沒認出我,我可是要生氣的。」

回應她的,是炙熱的吻和眼裡濃烈得要爆發出來的愛意。

因為太激動,兩人又順理成章的滾到了床上,兩人都急切的索取着對方,以這種意想不到的形式相遇,兩人心情同樣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