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醒來好幾天了,最近感覺很好,頭腦很清楚,醫生也說我完全沒問題。很想你,這將近一年的時間,你一定過得很辛苦。

好想見到你啊,再見面的時候你可不要哭哦,其實是我會哭吧,現在光是想到你,我都好想哭,老公,一定要好好的等我回去啊。」

打完這一段,她摩挲着屏幕上每一個字,卻沒發送出去,而是轉到了草稿箱。

隔天,王奇在樓上書房處理公事,葉水墨送過去一杯咖啡,然後不再打擾。她蠻吃驚,只是半年而已,等她醒來,對方居然已經成功從王家大哥手裡把整個家族大部分股權都抓在手裡。

她搜索了相關信息,發現王奇最近半年真是大出風頭,各類報道層出不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