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不是沒想過,以葉家找人的態勢,而且找的是一個沒有做主權利的人,葉水墨不可能自己藏起來,那麼有沒有可能,是有人把她藏起來了?

這樣的念頭還未消去,葉淼主動來找。雖然眼下的疲憊和烏青顯示嚴重睡眠不足,但是他的眼睛裡卻帶着炙熱的,神采奕奕的火。

在沒有找到葉水墨之前,他不會自暴自棄,這一次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他的愛妻現在手無縛雞之力,甚至不能自己思考,所以他必須找到她。

「我懷疑有人將她藏起來。」葉淼沉吟,當初已經調查到愛妻在本市的某幾個地方出現,但後來又消失了。

結合東江市近期流浪漢消失的情況,他們又分散開往城市周邊四處尋找,卻一無所獲,而他能夠想到的,就是有人將葉水墨藏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