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多年沒有見面的親人了,兩個老人一想到就拼命抹眼淚,秦小亞給了兩個老人一人一萬塊,讓他們就相當於去旅遊。

雖然這錢一下子花出去兩萬,對於目前的情況很不應該,不過一想到父母真的很多年都沒和那些親戚見面,也不想他們特別沒面子,不能買喜歡的東西,還是咬牙一個人給了一萬。

秦父和秦母一走,家裡就剩下凱米以及秦小亞。

她每天都在家裡呆着,絞盡腦汁想應該怎麼錢生錢。現在上班一個月拿死工資是絕對沒有錢可以賺的,特別是現在還有幾張嘴要靠她一個人吃飯,也就只有做生意了。

她想來想去,覺得葉水墨的一個叔叔做燒烤生意確實不錯,她曾經和葉水墨去吃過不少次,只要做晚上生意,白天的店說不定還可以盤出去給別人做早餐,那這樣既不會浪費店面資源,也可以省下一筆錢,那比錢可以用來投資更好的地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