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可以迴避那些會讓她不舒服的信息,但也不要藉助那些信息刺激她,先短暫的回一個星期,下個星期再來,若是情況良好,這一次可以呆久一點。」

醫生的消息驅散了長久以來蒙在葉家頭上的陰霾,就連當初責怪葉水墨沒看好孩子的葉初晴,此時也不再責怪。

如果一個人因為內疚而瘋了,那還能過多的苛責什麼呢?

出院回家那天,葉初晴還特地查了黃曆,確定那一天是好日子,可以出行才安心。

葉水墨回了葉家,這不僅僅是丁依依和葉淼的意思,對於這個住了幾十年的大宅子,她能夠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