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霸占葉水墨的心,身為一個男人不甘心認輸的情緒,還有擔心葉水墨到無法自拔的恐懼。

兩個男人在寬闊的辦公室你一拳我一拳的互揍起來。

沒有誰比較強,也沒有放水,往往被一拳揍倒之後,另外一拳就會揮之而去。

不多時,兩個人就已經躺得東倒西歪,臉上不同程度掛了彩,王奇還要慘些。

見葉淼爬起來,他踉蹌着也要爬起來,心裡抱着一口氣,是絕對不願意輸給這個男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