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建國之後無戰事,這裡經過幾十年的修繕設計,慢慢就成為了那些老一輩的療養之所,聽說這處地下甚至挖出了可以抗擊美帝國核彈攻擊的地下防空洞。」

因為來這裡的都是真正的達官貴人,為保證安全,療養區內所有信號屏蔽,禁止私自同外界通話的,幾人一看,果然手機都沒有信號。

葉淼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摟着懷裡的人,沿着一條鵝卵石道,七拐八拐之間,一棟幾乎被幾十米的巨木包裹的三層小樓,就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這是一棟透着蘇聯三四十年代風格的青磚建築,雖然跟周圍那些林木間散落的各色別墅式相比,談不上好看,但是卻有自己應有的歷史底蘊。

那些別墅,都是那些國級副國級的存在,或者曾經的國級副國級享受的待遇,那些傢伙,即便是不住在這裡,那些療養所也不是普通人能夠占用的,所以這棟唯一『對外』開放的住院樓,就成為了香餑餑,裡面一間破舊的病房的床位,都不是什麼人都能夠享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