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他從書房走出來,發現本應該坐在沙發上的人卻不見了。

一時間,他嚇得魂飛魄散,立刻下樓。

「老公。」葉水墨卻從樓上的房間走出來。

葉淼只覺後背都是冷汗,人什麼時候離開的,他根本就不知道,應該是沒有聽到在書房的話吧。

葉水墨拿着勁寶生前最喜歡的洋娃娃,「娃娃髒了,我拿去洗一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