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的,我會照顧好自己,一切都會過去。」葉水墨握着他的手,這話是對面前的人說的,也是對自己說的,

一切都會過去的,世界上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她一定會跨過去的。

等媽來了之後,葉淼才去上班。

婆婆很溫柔,決口不提勁寶的事情,只是拉着她說着些家常,葉水墨不想長輩擔心,就跟着有一句沒一句的接話。

「要去花展嗎?聽說今年的蘭花展有特別名貴的花哦,而且現在不是周末,應該人不會特別多。」丁依依想讓她多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