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打破了這間屋子勉強維持的寧靜,葉淼起身,拿着手機走到一邊,「抱歉。」

王奇是因為基金會的事情找來的,葉水墨從來沒有什麼都不交代一下子消息好幾天,最初公司里的人都以為是勁寶又生病了。

他也是這麼覺得的,所以不敢打擾,可是隨着天數過去,還是聯繫不上葉水墨,連電話對方都不接,未免就有些擔心過頭,所以讓大哥打聽到葉淼工作上的電話。

假裝用工作的事來探聽,明知道現在這個時間段打來不好,但如果不在今天知道,估計晚上又是一個失眠睡不着外加胡思亂想的夜晚。

「是基金會的事,有很多文件還沒處理,需要葉總指示。」這理由他也想好了,如果是工作上的事,那應該是一個很冠冕堂皇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