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一大一小坐在沙發上,滿臉不舍不滿的看着要出門的人。

「你們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嘛。」葉水墨一人親了一口,「忽然有雜誌社的人要來採訪,我也沒辦法。」

「雜誌社的名字叫什麼?」葉淼已經一臉陰鷙的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難道不知道周末是要休息的嘛。

「別這樣,我下午就回來了,勁寶要乖乖的。」

勁寶和葉淼對看,同時撇開頭,內心都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