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老婆說要加班,還說不能回家,但卻獨自驅車去往陌生的地方,這不是有鬼是什麼。

「水墨,等下你可能要出來一下,先做好準備。」

「什麼出來一下?你在說什麼?等等,我接葉叔一個電話。」

過來一會,葉水墨又重新把話筒拿起,「今天怎麼啦你們,葉叔也讓我去家裡。」

王奇心裡一咯噔,這個姓葉的總助很可能和葉淼就是一丘之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