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着未婚妻坐上計程車離開,又和葉博打了聲招呼,這才開車走了。

葉博一直站在原地未動,等人走後,不一會兒,剛才的計程車就拐了回來,王飛飛下車。

「你們都知道了?」

「為什麼要這麼做。」

葉博捏緊拳頭,如果站在面前的不是個女人,他的拳頭早就送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