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水墨吃驚,她就覺得奇怪,昨夜想了一整天,實在是想不明白葉淼這麼做的意義。

「你必須要幫助他,也只有你能幫助他。我想現在他也很痛苦。」

「我去和他談談。」葉水墨起身就走。

手機開機,但是一個電話都沒有,她心急火燎的往家裡跑。

客廳還是一片狼藉,房間門大開,葉淼靠着床坐在地上,因為窗簾拉得很密,看不到他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