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呢?」葉淼無奈,都差點被人丟進江水裡餵魚了,還在問這種問題。

她嘆氣,「我其實只是想讓他們正正規規的做下去,這樣乾媽一手創立起來的事業也不會落敗,有急用錢的人也能借到錢,但是又不會被放貸逼得走投無路。」

「你的理想太過於豐滿,這個灰暗地帶註定沒有兩全的做法。」看到戀人的眼神逐漸黯淡,葉淼接着道:「但是如果只是小範圍的話,未嘗不可。」

等着黯淡的眼神又放晴,葉淼嘆氣,他就是要這麼寵着這個人,寵得她無法無邊,只要世界上沒有人能夠對她更好,那麼這個人就會一直呆在他身邊。

「不過有一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