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把煙蒂吐在水槽里,打開水龍頭洗手,「什麼怎麼辦?既然對方要和我們槓,那就直接把人打趴下不就好了,去查清楚他們總部在哪裡。」

劉強洗完手,又扯過一張紙巾擦了擦,然後一腳踹開廁所隔間,對着裡面的男人道:「聽夠了?倒是挺聰明,還懂留一個人下來偷聽話。」

把人揪出來,「回去告訴你們老大,明天晚上我們就上門去拜訪,我做事不喜歡彎彎繞繞,要不就直接把城西吐出來,要不就把你們老大打得自己吐出來。煩死了,就這麼點小破事。」

那人一溜煙的跑回去告訴葉水墨,她確實很吃驚,以她的想法,對方找不見手下的人肯定會一路跟到廁所,所以就留了一個人去聽聽那些人的目的,這還是和劉叔學的,沒想到對方也是高手,倒不像是拐角李會做出來的事。

「這老頭估計請幫手了,這兩年他什麼屁都不敢放,怎麼這次忽然就靈光了。」傲雪含着煙,「煩死了,以為只有他能請得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