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姑姑,我會好好想想的。」

葉初晴並不滿意這個答案,葉家的男人都很獨立,決定了什麼事就十頭牛都拉不回來,這好好想想可不意味着聽進去了或者照做。

她這心揪得慌,女兒和女婿這兩人也不急,說什麼孩子是上天恩賜的緣分,來了最好,不來也不要強求,剛開始她還覺得有那麼一點道理,可是幾年過去了這孩子就是不來,再不強求可就強求不了了。

本來女兒的事就夠自己操心的,結果侄子這一對卻是連結婚都不急了,雖然說他們現在確實和結婚後的生活沒什麼兩樣,但是這和真的結婚能一樣?名不正言不順的。

說不動面前這個,她把主意打到水墨身上,本來就是自家當着女兒養大的,關係就不一般,平常不好說出口的也可以說,而且只要水墨有點想結婚的意思,那後面就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