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我不是人難道是鬼啊。」傲雪扶她睡下,「你好好的睡,如果再做夢的話,一定會夢見我在你身邊的。」

「恩。」葉水墨應了,滿頭大汗的重新閉上眼睛。

傲雪陪着她坐着,想抽煙,發現煙盒還在桌上,就忍住了,等到人又重新睡着才走出房間。

書房有一瓶還沒喝完的威士忌,電話一直在震動,是她養的小白臉,長得很像葉念墨。

「寶貝兒,出來玩吧,我可想你了。」